第八书包网 > 乡土小说 > 【群交小说合集】 > 章节目录 二次人生(婚後篇)
    新婚之夜,子聰得以破了處男之身,一連操了懷著姦夫野種的妻子那寬鬆的騷穴三回後,才在這骯髒的新床上摟著臭哄哄的妻子沉沉入睡。龙腾网 極之滿足的他一夜無夢,醒來時已是日上三竿,床上也只剩他一人,子聰聞著自已身上那股惡臭味時,皺了皺眉後,轉而起身向臥室裡的衛生間而去。  衛生間裡淋浴的子聰回想著重生後,他同妻子、姦夫三人間的經歷時,他認為這些年來他所經受的這些屈辱事已是一個綠帽夫所能達到的極致了,可是十數天後,他又被大的屈辱感籠罩著,那是在姦夫的別墅,浴室的浴池裡。  三人中,正熊的家勢最差,可前世卻是混得最好的一個,這世仍是如此,對數字、股票之類極有天份的他,在子聰碼字賺到過百萬時,正熊的資產早是他的幾倍了。新婚夜後,也就是一週前夫妻倆搬入正熊的住所,同時三人禁慾,等待著預產期將至的劉葉就在這生產。  十數天後,氧氣瓶、潛水鏡子聰穿好潛水所需的一身裝備,躍入只一米來深、能容納七、八人的浴池後,潛伏在池底的一端一動不動乾等著。片刻後,一男抱著一女走入池中,男人在下,女人在上,池子的另一端,在那兩人一上一下疊坐好後,水底的子聰才向著這兩人游去。  高氵朝生產,水底的子聰分開妻子的兩腿,用力按住她的兩個腳踝,不讓生產中的妻子下身亂動後,就在這池底看著姦夫雙手不斷遊走、玩弄、揉捏著妻子的奶子、陰戶等等敏感部位,同時也看到妻子胯間那根豎立的大肉棒龜頭的一部份不時地會突入進妻子的屁眼裡  劉葉前世是婦科醫生,正熊在她這次懷上孩子後就早早開始學習如何助產,子聰則是一月兩回帶著妻子去醫院檢查,確保妻子腹中胎兒的健康。搬入了別墅後,在知道姦夫和妻子有這種在家產子的想法後,他也花了精力、時間,賣力地惡補了這類生產的知識,以策萬全。  水底下按腳、被羞辱、親眼看著自已妻子產野種的子聰,只聽見水面上妻子小聲的呼喊聲,而水面上在劉葉殺豬般的慘叫下,掩蓋著正熊越來越重、提拉產婦的奶頭、陰蒂等敏感部位的舉動。不時中,正熊還會把嘴湊近產婦耳邊,大聲對她喊道:騷貨,用點力,你行的產子的劇痛、敏感位的漸痛,兩種疼痛令到劉葉腦裡幾乎一片空白時,劇痛下一股異樣的快感正逐漸而來。  水底的子聰在聽著妻子小聲的呼叫,看到妻子奶頭、陰蒂、臀肉漸已被姦夫用手玩得紅腫青紫。這般許久後,妻子的陰道口擴開的速度加快,之後撐成了一個正圓形狀,一個嬰兒的頭部從中漸顯,彈出,片刻後是嬰兒的身體直至整個嬰兒產生,浮出水面。  產下野種後,妻子是子聰照顧,孩子交給正熊來管。孩子浮出後,正熊托起劉葉,把她放坐到一旁後,直起身子,抱起嬰兒離開護理;子聰則脫下所著的潛水裝備,用清水潔凈妻子污穢的下體後,抱著妻子回到這裡兩人的臥室中,拿出早已備好的藥品,為妻子的騷處上藥、護理。  老公,你會不會嫌棄我生下野種的騷穴,它很難看吧  別说話,在平躺著的他臉上,緩緩坐下。  別開燈,熊哥叫我來的。張開嘴,他讓我這樣,说你會喜歡的妻子说完後片刻就坐到了子聰的臉上,騷穴正對著他的嘴巴,她的騷穴中緩緩流出大量腥臭的液體,讓他舔吃。他心知肚明妻子騷處流出的是什麼液體,可卻異常興奮的努力舔吃著。  第二天,上午,機場,子聰抱著妻子和姦夫所生的野種,目送著那兩人慢慢走遠,直至他倆的背影消失,這才返家,過起了老婆和姦夫去渡蜜月,綠帽丈夫獨守空房兼帶野種的苦逼生活。  蜜月期間,夫妻倆都沒有聯繫對方,到期滿時妻子如期而回,子聰抱著孩子再接回了她。三人一嬰出了機場時,正熊向這一家揮了揮手,就坐上了早等著他的專家離去,子聰則抱著孩子、摟著一月未見的妻子,回到了屬於他倆的巢。  三個月,兩夫妻如膠似漆,晚晚挑燈夜戰。又三個月,兩人性趣大減,每週只有區區一兩回激情。再三個月,兩人只在翻看這些年姦夫淫婦拍下的片子時才有些激情,兩人到了他倆的邊上,把他那還軟了吧唧的大肉棒插入到夫妻兩嘴中間的空位上,然後露出賤笑说道:吻吧  夫妻倆怔了片刻,還是交吻了起來,子聰感受到了香甜的妻子小嘴,劉葉感受到了丈夫厚實溫潤的大嘴,兩人卻不可避免地忽略親吻的感覺,反而可恥的在舌吻時感受著臉側卵袋和嘴裡那根火熱腥騷的肉棒的滋味,夫妻倆心中有數,他倆的夫妻關係間一直就橫著這根性器,從未消失。  你的綠帽老公願意做我的綠奴,你這淫賤妻子願意做我的性奴嗎  嗯願意。  劉葉兩世為人,從沒親眼看過男同間的情,可她現在眼前呈現的就是這令她興奮的重口一幕。她和丈夫都蹲趴在餐桌上,那個本該插入她身體內的肉棒,現在從丈夫身後直入到他的體內抽插,姦夫的聳動、丈夫表情的猙獰,扭曲、光潔的下體、半軟的肉棒、下方裝著子孫的醜陋卵袋一甩一甩的景像,讓眼見覺得刺激的她腦裡一陣微眩。  一個大男人在妻子的面前被爆了菊花,還被操至後庭高氵朝,被姦夫操到尿了,這給子聰帶來的屈辱感令他不知如何形容。在他尿了後,姦夫又轉到妻子身後,把那根剛從他屁眼裡抽出的大肉棒,又一次插入到他的最、兩世妻子的騷穴裡。  看著姦夫在聳動、妻子騷浪地呻吟,白花花的臀肉和奶子在他眼前劇烈晃動時,仍蹲在桌上的他,也許是覺得極度興奮,也許是覺得極度屈辱子聰突然覺得身子不穩,整個人在桌上顯得有些搖晃,如喝醉了一般。  這天後,正熊隔三差五的就會來夫妻倆家,子聰和葉子也很自覺,為了不受影響,一到傍晚他們就會把孩子送去保姆那,讓她帶,然後晚上做好迎接正熊的到來。  每晚上正熊來時,有許久能令他興奮的事:公狗的跪接,並且把他穿了數天的內褲套到頭上,爬行著領他進入夫妻的臥室;床上,母狗主動下賤地奉仕,舔他的龜頭、含他的肉棒,吞吸他的卵袋。玩起重口時,兩夫妻還會讓他捆綁、鞭打、滴蠟直至滿身傷痕,而後或疊或趴,讓他進入夫妻倆的身體內,輪流操著他倆。  兩年間,三人的口味越來越重,幾乎每晚都沉淪在變態的慾海當中。為了能好的調教這對賤奴,正熊叫劉葉去上了環,不想她懷孕打斷他們的極端性趣。兩年後的那天深夜,三人變態的性事後,躺在夫妻中間的正熊向一旁仍處在騷穴高氵朝和後庭高氵朝的兩夫妻说道:我的公司要搬了。  什麼時候  這個月內。  搬去哪  sh。  那我們  王八,你有多久沒操過妻子了  一年多。  想操嗎  不想。  為什麼  操多了就膩。  呵呵那你想保持住這種新鮮感,同時你頭上的綠帽常綠不褪色嗎  想的。  知道什麼是事實婚姻嗎  知道一些。  哦,我想帶你老婆去sh。  我呢  在家呆著,帶野種。王八,你只能聯繫我,除非有事,你倆不能見面或接觸。  那她不回來了  最少十年,四十歲前我會讓她回來,讓你留個種的。  啊  不捨得  说不上,只是  那就是捨得了敷衍兩家大人的藉口,你們自已想。頭一年,母狗是絕對不會回來的。母狗,你覺得呢  我都聽主人你的。  王八,你呢  我也聽主人的。  呵呵  十數天之後,正熊的公司搬遷之事敲定的那天晚上。  老公,操我,這也許是你最後一次  我會牢牢記住操你穴的感覺。    射了老婆  舒服嗎老公。  太鬆了,不夠舒服。  哦,是不是自已擼管和讓主人操你屁眼舒服  嗯。  這根是主人按自已肉棒形狀所製的假雞巴,那個櫃子裡都是我和他穿過的騷臭內衣褲、絲襪等等,以後你就自擼、自插吧  老婆,我有些捨不得你去了。  別傷感了,綠帽王八,我又不是不回來了。    第二天,劉葉和姦夫走了,子聰過起了有老婆的獨居生活。之後的日子裡,他忍著一次都沒聯繫過妻子,妻子也是如此,一次也沒聯繫過他。他做家務、寫、帶野種,偶而跟幾個男性朋友小聚喝茶、喝酒、吹牛之外,大多數夜裡他都是看著老婆和姦夫留下的片子,想像著他倆這時自擼、自插,日子倒也過得波瀾不驚,甚是平淡。  轉眼一年,那天下午子聰外出返家,距家口不遠時,突然看到了那個離開了一年、異常熟悉之人的背影出現在家門口上。他快步上前,正開門的那人聽到他粗重的腳步聲後,扭頭來看,令急切上前的子聰突然一頓,一臉疑惑張口問道:葉葉子  怎麼才一年沒見,你就認不出自已老婆了  這是我的老婆齊耳短髮,緊身大開領露臍短t,牛仔齊屄小圓裙,黑色誘惑絲襪,快撐爆上衣的鼓囊囊雙乳,闊別了許久豐滿異常的臀部,筆直的雙腿這些都可以理解,可是妻子的容貌仔細一看,很是熟悉的人,子聰還能分辨得出是她,可這模樣的變化也太大了吧  老公,進去再说。  嗯。  這是  我和熊哥的女兒,剛滿月,抱回來你帶著。  你和他又生了  嗯,我一去就摘了環。不是你说的嗎,我的子宮閒著也是閒著,就多生野種,讓你帶唄  呵呵他怎麼肯放你回來了  一年了,兩家大人該懷疑了,還有女人這事也該圓圓謊。  哦,話说老婆,你怎麼變漂亮了這麼多,我差點都認不出來了。  去h國微整了些,比原來漂亮多了吧  都漂亮。  貧嘴。  回來能呆多久  半個月。  哦  老婆回來後,夫妻倆又回到了戀那時,除了牽手、親嘴,兩人沒有進一步的親密舉動。劉葉直接说出她現在是正熊的事實老婆,要為他守住貞操,所以能和子聰這名義丈夫做的,只有這些。  他倆也忙呀帶著兒子和女兒去了趟劉葉的娘家,又回了子聰父母那,都呆了幾天後返回,夫妻倆又在這城市裡請了他倆相熟的親朋好友海吃了幾晚,目的讓許久未露面、怕惹人懷疑的妻子露了臉後,留給他們夫妻倆獨處的時間只剩下了區區兩夜一日。  後天就回去了  嗯這次你跟我一起去。  啊我能去  是的,這十來天,我們這對名義夫妻該圓的謊、該做的事都差不多做了,之後就是我和他的那件大事了,這事你必須參與,所以這回你得跟著去。  老婆,你说了半天,究竟是什麼大事  別急,你先看看這個。  楊柳你的  嗯,他託人辦的,我在那叫這名字,整容也就為這。  啊還有戶口本。  齊全著呢這名字的我是個孤兒,他這麼做就為著  這是  我和他的喜帖,他讓你必須參加,親眼看著我嫁給他,見證我倆成為真正的事實夫妻。  啊  驚訝吧還有讓你驚訝的,來時的那晚他還说,要我們這輩子就這麼過下去,讓你這個王八親眼看著我們成親,並且要真心為我倆祝福。婚後他理所當然操你的妻子,搞大我的肚子,生出的野種都掛你名下,讓你來帶。  咯咯  王八,想擼就擼吧  老婆,我  三日後,熊哥和妻子的婚禮現場。熊哥請來的親朋好友,和孤兒身份妻子在這座城市裡交往的新朋友,全都認定台上那對才是夫妻,而子聰只是熊哥的好友兼伴郎,也是他們這對夫妻能成,起了至關緊要作用紅娘的角色。  是啊我真是個紅娘,親手把妻子送給了他人為妻,還在他們結婚時上台说出衷心的祝福他們這種下賤的滋味、這樣屈辱的感覺,讓子聰這場婚宴中一直處於種異樣的興奮當中。  小聰,你回吧  嗯。  慢著,再叫我們一回。  哥,嫂子。  哈哈,老婆,我們該回去洞房了。  嗯。  婚宴散去,留到最後的是子聰,他一直陪著新婚的兩人來到他倆的住處門口時,在正熊的授意下喊出這可恥的稱呼兩人的言語後,才傻傻的一人慢慢走去所住的酒店,第二天返回了他的所在城市。  之後子聰的妻子每年只回來三、四次,每次呆個十數天,走個過場,夫妻倆別说是性交,他就連妻子的身子都再無看過。十年間,他所住的地方換了三次,越換越大,這都虧了熊哥種馬的外號,按三年抱倆的進度搞大他妻子的肚子,現在子聰帶著的野種已有八個,這都已超過了互擼娃的數量了,看情形有向一支足球隊挺進的趨勢。  孩子到了九個,子聰已38歲時,劉葉回來了,這次她終於不走了。  有想我嗎  想。  天天想  天天想。  想操我嗎  不想。  為什麼  不想讓你受累,那時的我都很難滿足你了,這十多年,我那個擼得有點所以  看看嗯,是小了不少,也不夠硬了。  呵呵。  那還想要個孩子嗎  還是算了吧九個,我都帶怕了,不想要了。  那你找老婆來幹嘛既不操又不生孩子。  找來給姦夫用呀  賤老公,真是被他猜到了。  熊哥他猜到什麼  猜到你我回來後,你既不想操我,也不想讓我懷上你的種了。  啊  驚訝個屁你那點賤心思,哪能瞞得過熊哥。把這拿去照著讀,我拍著,然後  本人木子聰,已同劉葉成婚16年,在這期間只與妻子有過67次性交,之後是13年未與妻子有過親密性事。而在此期間,妻子劉葉同姦夫黃正熊性交次數為13743次,兩人並育有九名子女,成為事實夫妻。有鑒於此,木子聰必須承認他與妻子劉葉的夫妻關係已名存實亡,只成名義,並把妻子劉葉的身體包括口、手、乳房、陰道、肛門等的性交權轉交給姦夫黃正熊使用,終身不得染指,同時作出承諾,終於不與妻子離婚,衷心祝福妻子劉葉與姦夫性婚美滿,多生野種。  唸完了現在我問你答。  老婆你問吧  我倆是否名義上的夫妻  是的。  你是否願意把我的身體轉交給姦夫  願意。  你是否同意終身不與我性交,不讓我懷上你的孩子  同意。  你是否終身不與我離婚,並且衷心祝福我和姦夫性婚美滿,多生野種  是的。  那好,這張你拿著,接著讀。  為了保證名義丈夫木子聰終身不出任何意外,或是突然反悔,特讓妻子劉葉在其夫同意下,為其注射兩針藥劑,一為絕育,二為散根,以確萬全。  讀完了。你願意讓我為你注射這兩針嗎  這兩支針裡的藥劑是  顧名思義,絕育注入,你沒了生育能力;散根注入,作用是不能操穴,你會變得早洩,還有變成流精。  我我願意。  那老公,我來了。第一針是注入卵袋裡啊別叫那麼大聲第二針注入龜頭裡喔喔好了,老公你很快就會成為一個沒種男人的  跟著劉葉又問道:老公,老婆的奶子好看嗎  好看,老婆被玩爛的布袋奶,真是  奶頭呢  那叫一個騷,比我軟了的雞巴還長。  呸太誇張了。穴呢  哇你的陰唇都快垂到你這騷洞,比那時生野種  再看看我的屁眼。  開著,真像朵花。  想玩點刺激的嗎  什麼  先讓我把你剃成光頭吧  光頭  嗯。  好了,一個和尚新鮮出爐了,接下來,擦乾凈你的光頭,再抹上潤滑油。不錯,來吧,進入你妻子的體內吧  啊嗚老婆,我剛才真擠進去不少。  那還有假,老婆這都能生出九個孩子,你一個光頭還能吞不進去嗯舔乾凈了,特別是子宮口,這一月我可是都沒洗過,那味道想必你會喜歡的。  嗚嗚</p></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