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我不是英雄而是仙人 > 章节目录 第四卷 青丘涂山 第35章 无渊剑 ?始祖剑?

章节目录 第四卷 青丘涂山 第35章 无渊剑 ?始祖剑?

    (),

    李伯阳也不多言就此离开去鸿蒙洞找容成,女妭已在洞口等候多时,见到李伯阳问道:“崆峒情况如何?”

    李伯阳道:“无人火解,只是建筑和典籍被烧毁了一些,花些时间就能重建。”

    “这就好。”女妭不禁松了口气,然后看向李伯阳道:“此次算我欠你个人情,我已经跟夫君讲过你的事了,你进去吧。”

    李伯阳对女妭点点头,准备进了鸿蒙洞,女妭想起什么开口道:“始祖剑你今后要慎用,若是它的封印全部解除,你的心境若是抵挡不住它的凶性,会入魔的。”

    “多谢师母提点。”李伯阳也不多做解释,答应完就往石府中走。李伯阳心想无渊剑是上清灵宝天尊重新炼制的,未炼制前的凶剑也不一定是蚩尤的始祖剑。

    洞内用夜明珠照明,在穿过阵法后别有洞天,有石桌石凳,石壁顶上有数个透光通风的孔洞,炼丹产生的烟都从这些孔洞排出。左右两边都放着一个个药柜,右边药柜的各个抽屉上写着不同药材的名字,左边的药柜则写着丹药的名字。洞内还有一条三寸宽向东流的小溪,洞府中央有个正烧得通红的丹炉,容成在丹炉前的蒲团上盘腿而坐,心死形废,到达无我之境。

    李伯阳没有出声打扰,看着丹炉,闻着散发出的药香,心道:“党参、白术、茯苓、甘草、川芎、当归、熟地、白芍,以这八种药材为主药,丹炉里炼的应该是行气补血治疗内伤的八珍丹,这丹也不难炼呐,老师怎么闭关炼这个丹药。”李伯阳虽然心中好奇,但没有出言打扰,而是找了个蒲团坐下等候容成醒来。

    与此同时,崆峒后山云哲、云罡、素宣带着刘梓漫等六名弟子追捕晏青,晏青见到云哲一众,立马扔掉手中的铲子拔腿就跑。

    云哲从晏青喝道:“晏青你往哪里跑,快快束手就擒,在掌门那里还能争取到从轻发落。”

    晏青哪里会听,继续往山下跑,刘梓漫与其他五名弟子快步在后边追。云哲、云罡、素宣三人不打算以大欺小,祭出各自的飞行法宝在天上看着,让弟子们出手解决,算是对他们的历练。

    晏青看着天上飞着的云哲三人,心想若不摆脱这三人,肯定会被抓回崆峒。当下晏青也不再忌讳暴露自身手段,晏青后背凭空变化出一双黄黑相间的虫翼,头变的跟昆虫一样的脑袋。

    天空上的云哲三人看得真切,素宣更是惊讶的低呼一声道:“晏青是妖精变的!”

    后边刘梓漫六人见到晏青身上的变化,不禁停住脚步,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见晏青纵身一跃从山上跳下,刘梓漫不由得惊呼出声,晏青扇动虫翼飞翔,迅速与云哲三人拉开距离。

    云哲冷声道:“晏青是妖精派来的卧底,我们就更不能让他离开了,若不能活捉就只能将其斩杀,否则天下人岂不笑话我崆峒。”

    云哲三人赶紧驾驭着各自的飞行法宝追了上去,三人虽然不知道后山埋了什么,但飞逸子让他们三位长老齐出去追一个妖怪,事情肯定非同小可。若最后让晏青给跑了,那云哲他们三个不仅今后在门内脸上无光,在外还会被同道耻笑。

    云罡脚踏葫芦法宝,双手掐诀,以气驭剑,万剑齐飞,瞬间封堵方圆百米内,势如暴雨,根本不给晏青活路。

    晏青没有像样的护身法宝,拼命飞也飞不出剑雨范围,拼命抵挡一阵晏青便知无法存活,绝望之下毁了自己的储物袋,袋内的东西也跟着一道尽数被毁,之后晏青就被几十道剑气穿身而亡,无法在保持人形,晏青恢复本体,因为个头太小藏在衣服里,云哲上前拨开晏青的衣服一看,是只昆虫成精。

    云哲三人都不识这是什么昆虫,晏青的储物袋一毁,只留下这个尸身和一套衣物,三人都带回去,与刘梓漫六名弟子会合后,素宣和六名弟子守在后山,云哲、云罡向掌门飞逸子复命。

    鸿蒙洞内,进入无我之境的容成忽然张开眼睛,此时炉内丹成,若不及时止火,药老而不可服用。容成双手掐诀止火,然后打开炉口,用火钳在炉内钳出烧得火红还冒着烟的内胆,往地上一放。

    容成对李伯阳道:“来,帮我把这些刚出炉的丹药放入蜡球里,然后浸在那条小溪里出火毒。”说着容成用火钳打开内胆,里面是一颗颗滚烫的八珍丹。

    李伯阳答应一声,帮着容成把滚烫的丹药放入蜡球,随口问道:“老师你炼这么多八珍丹是给谁用的?”

    “先前参悟《太上忘情曲》隔了几个月没炼丹了,我技痒就炼了这些药。”容成不咸不淡地回答,手上封蜡的动作毫无停顿。

    “老师真是勤奋。”李伯阳笑道,不知该如何开口,洞内一阵沉默。

    另一边医治完门内教众的秦卢向飞逸子汇报,“门中弟子经过救治皆无性命之忧,但有三十几名重伤者需要时间重点看护,另外解毒和疗伤的药消耗得很多,需要派弟子采集。”

    云哲、云罡恰好来找飞逸子复命,双方寒暄一声,云哲将后山发生的事情跟飞逸子简单汇报一遍,让云罡将晏青的本体交给飞逸子,飞逸子也认不出晏青的本体是个什么昆虫。

    秦卢看了一眼道:“这是一只斑鳌。”

    飞逸子道:“师弟认得此种昆虫?”

    秦卢点头道:“这是种害虫,危害大豆、花生、茄子等作物。晏青是它其中一个叫法,它还有斑猫、龙蚝、地胆几个别名,可入药治疗牛皮癣,神经性皮炎,治瘰疬,狂犬咬伤;还能抗癌,用于肝癌、肺癌等癌症。”

    飞逸子感慨道:“秦卢师弟见识广博,叫我等汗颜。”

    秦卢谦虚道:“师兄过誉了。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我只专于医术,对药物自然熟悉不过。”

    云罡道:“你们俩就别相互吹捧了,现在可是有妖怪进入咱们崆峒卧底,还不知道他有没有同伙。掌门师兄,晏青的住处可派人去查过了?”

    “哎……”飞逸子叹了口气道,“派去了,不过他的住处和不少弟子的一样,被大火给烧了个干净。我和云罡师弟后山看看吧,云哲、秦卢两位师弟留下,你们分别去处理典籍、药材的事。”

    云哲、秦卢都答应下来,随后云罡问道:“师兄,这后山到底埋着什么?你刚才怎会如此紧张。”

    鸿蒙洞里李伯阳同样问着容成一样的问题,容成瞥了一眼李伯阳,道:“你怎么知道,崆峒后山埋着东西?”

    李伯阳把用蜡封好的丹药浸入溪水里,笑道:“刚才有个崆峒弟子在后山挖了一个有一个坑,像是在挖什么宝贝似的,老师你在这崆峒呆的年岁最久,那个崆峒掌门都知道,您肯定也知道。”

    容成点头道:“我确实知道,那里封印了蚩尤的一件兵器。”

    李伯阳非常惊讶,好奇地问道:“崆峒山怎么会封印着蚩尤的兵器呢?”

    容成道:“轩辕战胜蚩尤之后,不仅将其俘虏,还得到了蚩尤旗与蚩尤的五件兵器——戈、殳 戟、酋矛、夷矛。轩辕本想将此五件兵器赏给自己手下的大将使用,但是这五件兵器随蚩尤征伐都已诞生器灵,蚩尤遭轩辕残杀,因此都不愿为轩辕所用。当轩辕想毁掉那五件兵器时,便有大臣进言道,诞生出器灵的兵器威力无穷且十分稀少,每一件这样的神兵都倾注了铸器师心血,就此毁掉实乃憾事,不如封印起来,待日后有缘之人。不少人也觉得有理,也纷纷劝谏轩辕,最后轩辕答应下来,将五件兵器分别封印在了不同五个地方,崆峒后山便是其中一个封印地。”

    李伯阳道:“老师,蚩尤是不是还有一把始祖剑啊?”

    “你怎么知道始祖剑的?”容成眉头一挑,略感意外。

    李伯阳道:“师母说我现在手中用的那把剑是蚩尤的始祖剑,您帮我看看。”

    容成摇摇头道:“我只听过始祖剑的凶威,并未亲眼见过,妭当初与蚩尤交给过手,她应该记得。你如果同意,我让她进来帮你看看。”

    李伯阳同意,容成用玉牌来唤女妭,不一会儿,女妭进入洞府问道:“你们聊完了?”

    容成道:“他想让你帮他仔细看看,他现在用的剑是不是蚩尤的始祖剑。”

    “可以,你把剑拿出来。”女妭看向李伯阳,李伯阳二话不说,将无渊剑捧在手中。

    女妭仔细端详无渊剑,皱眉道:“剑的整体的样式与始祖剑一般无二,给我的感觉也一样,但又有些许不同,难不成这是他人仿制始祖剑打造的一柄剑?”

    “什么仿制!我便是我,只不过被灵宝天尊重新炼过一次罢了。”无渊剑灵忽然开口说话。

    “这把剑的剑灵居然会说话!”女妭吃了一惊,容成的眼睛也瞪得老大。

    李伯阳不知所以的道:“器灵会说话虽然稀奇,但不见得就厉害,我还有一把会讲话的琴。”

    女妭不禁给了李伯阳一个白眼,“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有器灵的灵器或法宝才能算真正的神器,而器灵也有高低之分,像你这把剑的剑灵,灵智与人都相差无几了,在器灵中是极品中的极品。”

    “它的个性倒是蛮极品的。”李伯阳嘀咕道。

    容成道:“你自己也懂炼器,灵器或法宝诞生器灵可谓困难重重,会说话的器灵在三界内少之又少,你有两个可谓是有着极大的气运了。现在想知道这柄剑是不是始祖剑也简单了,直接问剑灵就好了。”

    李伯阳道:“无渊,你原来是不是叫始祖剑,你以前的使用者是不是蚩尤?”

    无渊剑灵道:“是啊,我是世人明确所知的第一把剑,所以很多人称我为‘始祖剑’,以前我跟着主人蚩尤横扫天下,征战四方,无人能挡,再残暴凶恶的远古妖兽也照样无法阻挡我的凶威。”

    “吹牛,你要是那么厉害,为何逐鹿之战蚩尤还会败给轩辕黄帝。”李伯阳撇撇嘴,权当它是在自吹自擂。

    “要不是我和兵主铠被人盗走掉包,轩辕小儿哪里打得过我主蚩尤。”无渊剑灵愤愤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