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团宠小妖精的马甲要爆了 > 章节目录 第391章 一定是月亮惹的祸
    (),

    不知道她男人睡了没?

    不行,她想他了!

    顾笙皱了皱眉,拿出药丸吞了下去。

    于是,她换了一身衣服,开车回到了傅家。

    绕过所有的监控,站在傅庭之卧室的楼下,看着那黑漆漆的房间,笑了笑,直接爬了上去。

    “太太这样真的不要紧吗?”

    望着爬墙的顾笙,嘴角抽了抽,有门不走,太太还真是与众不同。

    傅庭之摸了摸鼻子,漆黑的眼眸满是笑意,“既然她想给我惊喜,你先下去吧。”

    “好的!”

    他离开了这里,望着傅庭之的背影,有种被虐狗的感觉。

    他是吃饱的撑的,才会陪着爷看太太爬墙。

    还是睡觉适合他!

    这边,顾笙轻松的爬到了傅庭之的卧室,看着床上睡着的他,笑的和狐狸一般。

    嘿嘿,深夜爬墙偷香,想想都刺激!

    顾笙手撑着窗户,轻轻松松跳了进去。

    床上的傅庭之听到落地的声音,唇角勾起一抹宠溺的笑容,小东西,想玩是吧。

    他到要看看她能忍到什么时候,想到这,他故意踢开了被子。

    精壮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一双修长的腿,越发的完美。

    黑色的真丝睡衣松松垮垮挂在身上,隐约间能看到古铜色的胸膛,还有那让人垂涎欲滴的八块腹肌。

    顾笙没想到会看见这一幕,咽了咽口水,下意识堵住了鼻子。

    该死的男人,睡着了都不安分!

    幸亏进来的人是她,如果是别的女人还不便宜他们了。

    想到这,顾笙走了过来,正准备替傅庭之盖被子的时候。

    一双腿,压了过来,紧接着她被抱住了,整个人动弹不得。

    闻着傅庭之身上好闻的松香味,顾笙笑了笑,素白的小手扒拉着他的衣服。

    “好滑,嘿嘿,爷喜欢!”

    “皮肤也不错,一千万!”

    “这张脸简直祸国殃民,幸亏我下手的早。”

    “哇塞,香香!”

    顾笙上下其手,脑袋像只松鼠一般在他的怀里蹭呀蹭。

    傅庭之眼底满是苦笑,看着使坏的小东西,脸上满是宠溺的笑容。

    “谁?”

    傅庭之装成刚醒来的样子,声音低沉而冷漠,不过抱着顾笙的手却没有松开。

    “杀你的人,你要是乖乖听话的话,爷,可以考虑放了你。”顾笙漆黑的眼眸满是笑意。

    “你想要什么?”

    想不到小东西模仿别人的声音这么像,要不是他提前知道真相的话,真的会认成别人,看来小东西身上秘密还真不少。

    顾笙听到这句话,立马露出了狐狸般的笑容,素白的小手直接摸上了他的胸口。

    “小爷看上你了,你要是让我睡的话,我就放了你,不然我杀了你。”

    “呵呵,你想怎么睡?”傅庭之沙哑的声音问道。

    顾笙愣了下,玩上了瘾,纤细的手指顺着傅庭之的胸口慢慢像下,语气带着一丝旖旎。

    “爷,喜欢上面,你要是让爷喜欢的话,爷包你一辈子!”

    “好。”傅庭之一口答应了下来。

    顾笙望着身旁的傅庭之,素白的小手挑起了他的下颚,漆黑的眼眸望着那张脸,满是笑意。

    “看不出来,你爱好挺特殊的。”

    “别人不行,你不一样。”

    顾笙望着傅庭之眼底的宠溺,下意识摸了摸脸,人皮面具没掉,吓死她了。

    “嘿嘿,既然你这么主动,那么让爷香一个。”

    顾笙故意把那张伪装过的唇凑了过去,本以为傅庭之会推开她,谁知后者一把抱住了她,直接吻了过来。

    “呜呜!”

    这怎么和设想的剧情不一样,她男人也太主动了,起码挣扎下呀!

    顾笙被吻的喘不过气来,就在以为她会晕过去的时候,傅庭之放开了她。

    “小贼,送上我的门,别想跑。”

    “嘿嘿,免费的男人不泡才不泡,谁跑谁是孙子。”

    “好!”

    傅庭之话落,温暖的手席了过来,只听“撕拉”一声,顾笙身上一片清凉。

    望着马上要变身为狼的傅庭之,顾笙往后缩了缩,“那个,我还有事,先闪了。”

    要是被她男人发现爬墙,戏弄他的人是她,她的屁股一定不保。

    想到这,顾笙就准备拔腿就跑!

    谁知傅庭之拦住了他,俊美的脸上满是坏坏的笑容,透露着一股痞气。

    “急什么,睡完在走呀!”

    “啊啊啊,你别碰我!”

    顾笙躲避着,可是那双手仿佛胶水一般粘在了她的身上,很快她就有些招架不住了。

    “停,你看清楚了,我是男人,你也是男人,我们不合适。”

    “可是你刚才说要睡我的,不是我。”

    傅庭之语气满是无辜,实则内心都快笑疯了,小东西,还真好玩。

    “咳咳,我要是说嘴滑了,你信不信?”顾笙尴尬的说道。

    话落,傅庭之再次靠近,很快,就放开了她,漆黑的眼睛盯着她的唇。

    “我信。”确实挺滑的!

    顾笙读出了傅庭之话外的意思,翻了翻白眼,“既然你都证实了,我可以走了吧。”

    再不走,真的会穿帮的!

    “我可没有说你能走。”

    小东西好不容易送上门,他是傻了才会放过她。

    想到这,傅庭之继续逗弄着顾笙,高大的身影直接走了过来,一把拦住了她。

    “既然来了,睡一晚再走,我很便宜的。”

    “我不喜欢男人。”

    顾笙硬着头皮说道,谁知后者直接捏住她的某处,低沉的嗓音带着旖旎。

    “男人可没这个。”

    话落,傅庭之抱着顾笙倒在了床上,很快他就吻了过来,手上也没有停着。

    “啊啊啊,放开我,不然我咬死你。”顾笙惊呼了起来。

    傅庭之笑了笑,“你舍不得,小东西,这可是你送上门的,我要开始吃大餐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

    顾笙彻底傻眼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装扮的这么丑,她男人都能认出她来。

    难怪他一直配合她,原来她才是最傻的那个。

    想到刚才她装采花贼的一幕,顾笙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定是月亮惹的祸!

    “小东西爬墙的动作不错,可惜你忘了我是谁。”

    傅庭之低沉的嗓音掩饰不住的得意。

    顾笙这才想到了傅庭之另外的一层身份,猎狐头头,那可是时间排名第二的势力。

    如果他连这点警觉都没有的话,恐怕早死几百回了。

    “感情你刚才逗我玩呢?”

    顾笙翻了翻白眼,干脆破罐子破摔。

    “你不是挺开心的吗,采花贼!”

    傅庭之捏了捏顾笙的鼻子,感觉到手下塑料的感觉不舒服,于是直接撕开了她脸上的人皮面具。

    “嘿嘿,既然你都说我是采花贼了,那么乖乖让我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