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团宠小妖精的马甲要爆了 > 章节目录 第389章 似曾相识
    (),

    “傅庭之,你,你……”

    顾笙脸色通红,整个人僵硬在了那里,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她竟然被傅庭之打屁股了,还是以那种姿势,想想都丢人。

    “不回答?”傅庭之望着近在咫尺的顾笙,语气上扬。

    “啪!”

    巴掌拍在屁股上的感觉让顾笙都快疯了,她瞪着傅庭之,仿佛炸毛的小猫咪。

    “傅,傅庭之,你够了。”

    “说你答应,不然我就继续。”傅庭之幽深的眼眸中跳跃着火焰。

    顾笙没骨气的缩了缩脖子,弱弱的说道:“我答应你。”

    “这才乖。”

    傅庭之揉了揉刚才被他打过的地方,顾笙瞳孔猛然一缩,身体不自然的颤抖。

    “小东西,还挺厉害。”傅庭之眼神幽幽。

    顾笙一张脸红的可怕,不敢去看傅庭之的脸,该死的,她竟然有烦应了。

    “既然小东西这么乖,那么我就把自己奖励给你。”

    傅庭之话落,上下其中,眼看就要到了进球的时候,顾笙推开了他。

    “庭之,我亲戚来了,不方便。”

    顾笙脸色微红,眼神却亮的可怕,配上那张漂亮的脸庞,有些别样的风情。

    “让她改天过来。”

    傅庭之抱住顾笙,俊美的脸上满是不爽,这时候天王老子来了都不行。

    顾笙看到他急切的模样,强忍着笑意说道:“别的亲戚这个,大姨妈可不行。”

    “让她男人把她带回去。”

    “噗嗤,哈哈。”

    顾笙听到傅庭之的话,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庭之,你好可爱,不行了。”

    她感觉到了一阵潮涌,顾笙她推开傅庭之,一头冲进了卫生间。

    外面的某人看着沙发上的那抹嫣红,额头满是黑线。

    原来小东西说的大姨妈是这个意思。

    该死的,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他开吃的时候进门,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庭之,让人买个东西!”

    卫生间门开了一条缝,露出顾笙那张小小的脸庞。

    傅庭之看着她问道:“你要什么,我帮你买。”

    “你让护士上来就行,我让她去买。”顾笙就算在大大咧咧,可是在这种事情上,依旧有些不自在。

    “你说,我让她去。”傅庭之妥协的说道。

    顾笙这才红着脸说了出来,“你让她帮我买卫生巾,日夜组合的那种就好。”

    “嗯!”

    傅庭之转身离开,可是他并没有告诉护士,而是忍着受伤的疼痛,亲自来到了商场的女性专用生活用品。

    售货员看到是一个大帅哥,立马跑了过去,“你需要什么我可以帮你推荐?”

    “我妻子来例假了,哪种好一点。”

    售货员一听这话,心里有些失落,不过还是介绍了起来,“这几款都比较好,不过如果你妻子痛经的话,你可以给她煮点红糖水,这样她比较舒服。”

    傅庭之听的认真,于是他把售货员推荐的那几款都买了,然后才回到了病房。

    “笙笙。”

    “怎么了?”顾笙以为他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快步走上前,“身体不舒服?”

    “身体没有不舒服,我就是心里有个疑问,你替我解答解答。”傅庭之伸手把她拉到身边,“刚才被干爸嫌弃的时候,我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嗯?”

    顾笙的眼神飘了飘,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鼻子,“有……有吗?你想多了吧。”

    “我以前是不是早就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嗯?”傅庭之低头用额头将顾笙的脑袋抵起来,“宝宝,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老实交代吧。”

    “我肚子疼,我要上厕所去了。”顾笙说完就想溜,傅庭之抓紧她的手腕,有些无奈的叹口气。

    “跑什么?你不说我还能把你怎么样啊。”傅庭之叹口气,“不逗你了,跟你说个正经的。刚才我陪干爸去抽烟的时候,他拿出烟盒不小心从兜里带出一张卡片,我看到了卡片上的印记,趁他没发现把卡片捡了起来,没还给他,你看看吧。”

    傅庭之从病号服里拿出一张铂金色的卡片,卡片之上一朵血色的永生花无声的绽放,瑰丽的妖异。

    “这是人体实验组织标志永生花,果然有人体实验组织的人看准了干爸的软肋,跟干爸接触过了。”顾笙皱眉,神情严肃了起来。

    “你已经知道了?”傅庭之有些意外。

    “刚才干妈跟我提了一下干爸的异样,怕他为了治她的病走些歪路。干妈的病我看过,已经不是人力可以回天的,如果当真有救,恐怕也只有灵魂置换这一条了。”顾笙捏紧手里的卡片,“没想到他们在文莱也有据点,还真是无处不在无孔不入!”

    “那你要阻止吗?”傅庭之问。

    顾笙沉默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我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阻止。你只要见过干爸和干妈相处的氛围,你就会知道他们对于彼此而言有多重要,就算是要用干爸一半的寿命去换干妈的健康,干爸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现在有人抛出了好像救命稻草一样的希望,干爸没有立刻答应,而是在犹豫,已经证明他的品格和人品都在道德标准之上。”

    “可人都是自私的,没有人愿意看着自己最爱的人离开自己。换做是我,我也做不到。”

    顾笙自己要死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要用另外一条无辜的性命进行灵魂置换来获得她的重生,可如果现在要死的人换成是傅庭之,她同样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迈出这一步。

    因此她无法说出阻止三王爷的话,虽然心里并不认同这样的做法。

    见她左右为难,傅庭之握住她捏着卡片的手,“不如我们把这事跟干妈提一提,由她来做决定。如果干妈也想那么做,我们就装作不知道这事,至多帮忙找一个自愿的,或者因为意外已经时日不多的人,多给她家里一些钱安顿她的家人。”

    “嗯。”顾笙点头,“但是我跟青茗聊过这个灵魂置换的实验,青茗虽然没有明说,但提过所有替换其实都会付出代价。我不认为那只是金钱上的代价,更有可能是精神上的后遗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