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团宠小妖精的马甲要爆了 > 章节目录 第350章 真的会帮我
    (),

    “在治疗,现在已经算是好转很多的情况了。”顾笙不打算让她一直咬着帝阙的问题问个不停,直接把话头扯开,“王后,不知道三王子和娇娇的订婚仪式打算定在什么时候?娇娇在这边也算是只有我一个亲人,我也应该好好为她准备一份嫁妆才是。”

    话题直接被引到三王子和顾娇娇的订婚之上,王后自认为达到了拉拢顾笙的目的,自然也就顺着她的话开始说三王子和顾娇娇的婚事。

    整个宴会到了后面,主角完全变成了三王子和顾娇娇,顾笙终于落得清闲。

    宴会散场,众人离开,三王子直接被玛缇娜王妃派人叫走了,顾娇娇一个人留下,只能选择跟顾笙和帝阙一起回去。

    她落后顾笙一步的距离,一直欲言又止,顾笙瞥她一眼直接开口,“要是想谢我就算了,我说了帮你在文莱王室站稳脚跟我就会做到。等d·g在文莱的分店开业,你去当总经理,把这个当成一份职业来干。当的好,以后能做你的后盾,也是你说话办事的底气,当做我替奶奶送给你的嫁妆。如果当的不好,我就撤掉你。”

    顾娇娇愣住,“你刚才跟王后说为我准备嫁妆不是为了把他们的注意力从帝阙什么身上转开,而是真的要为我准备嫁妆?”

    “文莱虽然不大,但也是一个国家。你认为你一个没有背景家世的外国王子妃,凭什么在王室站稳脚跟?就凭三王子对你的爱?”顾笙说着冷笑一声,“看来你是还没有在依靠男人这上面吃够苦头。”

    “我不是那个意思。”顾娇娇有些急的解释,“我……我就是没想到你竟然真的会这样帮我。”

    “谢谢。”顾娇娇的脸红了,有些不自在。

    “那你就记住我的恩情,以后记得还。”顾笙说完停下脚步回头,“怎么的?你还打算跟着我们一起到我们的房间深谈?”

    顾娇娇这才反应过来不知不觉间她竟然已经跟着顾笙到了她的房间门口,“当然不用!晚……晚安!”说罢,就跟身后有鬼追似得提着裙摆快步走了。

    帝阙先进屋,看到屋里沙发上坐着的人停下了脚步,“笙笙,有人。”

    傅庭之交叠着腿坐在沙发上,神情冷漠的在帝阙身上看了一眼,就将目光转到了顾笙身上。

    顾笙权当没有看见他,走去柜子给帝阙拿了今天让小七出去买的男款睡衣放到帝阙手里,“你先去洗澡,不要偷看也不要偷听。”

    “好。”帝阙抱着睡衣乖巧的点头,“笙笙,还要换内裤。”

    “这是……”

    顾笙正准备伸手去拿柜子上放的一包新内裤,傅庭之起身,两大步跨过来,抢在她之前拿起内裤扔到帝阙的怀里,“你是生活不能自理的白痴?”

    帝阙皱眉,“我本来想跟笙笙说,让笙笙不要跟你吵架,但是我现在不想说了。笙笙,你跟他吵架。”说到后面还有点气鼓鼓的了。

    顾笙好笑,“好。我不仅跟他吵架,我还揍他。”

    “倒也不用。”帝阙小声嘀咕,“反正揍完也是笙笙不开心。我去洗澡了。”说罢抱着睡衣和内裤自己去了浴室。

    啪!

    浴室的门关上。

    顾笙直接无视傅庭之,去柜子里拿了一套舒服的衣服准备换下身上的裙装。

    傅庭之跟过来,双手抱臂斜身靠在柜子的另外一边看她,“那小子刚才是当着我的面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

    顾笙掀开眼皮扫他一眼,关上柜门,“傅总,劳烦问一句,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值得被挑拨?”

    “未来的男女朋友关系。”傅庭之有些邪气的挑眉,“如果你愿意,未来两个字马上就可以去掉。”

    “呵呵。”顾笙扔给他一个高冷的笑,“另外,我还想问一句。随便闯进我的房间,你想做什么?你知道换做其他时候,你坟头的草早就已经两米高了吗?”

    “你在王后设的答谢宴上说已经有结婚了,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应该自己来确认一下。”傅庭之伸手勾起顾笙的下巴,低头靠近几分,“那个结婚对象是谁?”

    “你觉得是谁?”顾笙直直的看向他的眼睛。

    “我觉得是我。”

    傅庭之忽然一笑,他的笑容里多了以前没有的邪气,并且带着暧昧的撩拨,但是仔细看却又能发现他的这一丝笑意并没有到达眼底,而他的眼底藏着刀含着冰霜,十分的危险。

    顾笙深深的怀疑,他到底是被封存了一年的记忆,还是被唤醒了什么邪气的第二人格,怎么现在面对她时的性格与之前比起来变化那么大。

    顾笙抬手打开他勾在她下巴上的手指,走过去推开露台的玻璃门,“你要是觉得是你,那就是你吧。傅总,好走不送。”

    “我不走。”傅庭之长腿一迈走两步,一个轻松的斜靠身躺到沙发上,双手枕在脑袋后,舒服道:“那个臭小子都能睡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我今晚就不走了。”

    “行。”顾笙直接套着裙子把裤子一穿把t恤一套,再把裙子脱掉随便扔到旁边的椅子上,“你不走,我走。”说着当真打开门直接出去了。

    傅庭之两步追上来,一把拉住顾笙的手腕,将她拉回来嘭一声关上门,直接将人抵在门后,“顾笙,你知不知道,你越是这样避着我,就越是让我怀疑我们之间以前确实有过什么。”

    “如果你认为把看不顺眼理解成故意逃避,能让你的自尊心好受一点,那你也可以这么想。”顾笙放在身后的手紧握成拳,面上却一点情绪都不露。

    傅庭之低头,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我昨晚做了一个跟你有关的梦。”

    顾笙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我梦见我们结婚,你的手指因为太胖戴不上婚戒。为什么我会梦见你是胖的时候呢?明明你现在的腰我一伸手就能全部揽过来。”

    他一边说,还当真伸手环过顾笙纤细的腰肢,就像是寻求证明一样还在她的腰肢上摩挲了两下,“但那个梦太真实,真实的就好像曾经真的发生过,它存在于我的记忆里,而不仅仅只是一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