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团宠小妖精的马甲要爆了 > 章节目录 第325章 心里已经有数
    (),

    青茗一笑,又给她递了一串烤郡肝,“顾小姐就是学医的,觉得我这个病怎么样才能治好呢?”

    顾笙还没说话,宴蘅先说了,“以笙笙和钟老先生的医术,一定能治好师兄的病。”

    “我把把脉。”顾笙伸手,青茗十分配合的把手腕递过来,她诊了诊脉,心里已经有数。

    青茗对她一笑,“顾小姐,给我把完脉之后是什么感受?是不是觉得特别奇怪,我的脉象竟然好的很?”

    是好的很好,好的马上就要去见阎王了,都快跟她这个差不多只能活三个月的人一样了。

    顾笙瞥青茗一眼,知道他估计是有意瞒着宴蘅,不想让宴蘅担心,也就没有拆穿,“还好,吃着药调养着就可以。”反正都是等死,随便吃点补药吊命呗。

    青茗一笑,“阿蘅,你听,顾小姐肯定不会骗你的。我早就跟你说过我的病已经好很多了,你偏偏不相信,现在总算能信了吧。”

    宴蘅对顾笙很信任,闻言确实安心很多,“笙笙,那师兄平时饮食上有没有什么需要忌口的?”

    “没有。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反正都是死,当个饱死鬼比当个饿死鬼强。

    顾笙一边随口应话,一边在心里默默吐槽。

    “那就好。师兄,你也吃烤五花。”宴蘅立马喂了一串烤肉到青茗的嘴边。

    青茗当真咬了一块。因为常年服药,他的嘴里其实早就已经尝不到什么味道,不过还是配合的点点头,“烤肉的手艺还没落下。鹰奴,拿点酒来。”

    鹰奴犹豫了一下,青茗一个眼神,鹰奴只能去拿了啤酒过来。

    四人一边吃烤肉一边喝酒,可能是压在心里的担心放松了许多,宴蘅喝的不少。

    他酒量本来就不怎么样,没多久就醉了,两只眼睛发直的坐在凳子上,手里拿着一串烤土豆半天都没记起来吃。

    “鹰奴,阿蘅醉了,你带他回房间休息。”

    “是。”鹰奴上前架起宴蘅,宴蘅迷迷糊糊的被扶走。

    顾笙嗤笑一声,“明知道宴蘅酒量差,你还一杯接一杯的灌他,你自己一杯酒喝了有一口吗?”

    青茗笑笑,看看盘子里放了不少烤好还没吃的串,放下手里的油刷子,拿过旁边的湿巾将手擦干净,“阿蘅心里一直有心结,觉得是他自己天煞孤星的命害死了我爸妈,还要害死我。”

    “他平时话不多,有心事也都是憋在心里。我现在也就有两桩心事而已。一是替阿蘅解开这个心结,二是……”

    “二是再多害死点人,好到黄泉路上跟讨债的人打架?”顾笙嘲讽,“你的脉象虚弱,一片紊乱,已经是将死的脉象。”

    “我知道。”青茗点头,神色平静而坦然,就好像说的是别人的生死一样。

    “我有一点想不通。”顾笙看他,“你既然都活不了多久了,还搞轮回这个组织干什么?”

    “我看你也不是求名求利求财的人,能给我解惑吗?”

    “我要报仇。”青茗的神色终于冷了下来,“阿蘅跟你说过我爸妈是怎么死的吗?”

    “一群贪得无厌有权有势的大人物,仅仅只是听到一些莫须有的消息,就认为我们药王谷藏着有足以颠覆一个国家的巨大宝藏。”

    “他们逼问我爸妈,逼问谷中的其他人。药王谷的人一直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从来没有听说过任何关于宝藏的事情。那些人却只当他们不肯说在撒谎,于是用尽了各种手段严刑逼问,什么都问不出来,索性把所有人都杀了。”

    “阿蘅当时进山中采药去了,而我带着鹰奴在外治病,等我们回到家的时候,满地的鲜血流出来将屋外中的白菊都染红了。”

    青茗神色冰冷的笑了一下,“顾小姐,你说这世间活着的,到底是人更多,还是恶鬼更多?又或者有多少恶鬼披了一张人皮走在光天化日之下?”

    “所以你创建了轮回,以能帮人得到重生为诱饵,引那些有权有势又有钱的富人为了续命主动找上你。”顾笙点头,“这样确实比你自己在茫茫人海去找那些人来的更有效许多。”

    “到现在,你找到了吗?”

    “还算不错。”青茗点头,“不过那些人当初入谷都各有防备,露出真容的不多,查起来颇为费力,好在也解决掉几个了。”

    “当时去药王谷的人有几个?”顾笙问。

    “七个。我现在已经解决掉五个了,还剩两个。前面的五人说这两人最狡猾,而且能力强,他们行事都比较听这两人的话。不过这两人都做了伪装,他们也不知道这两人到底是谁,只知道一人身材中等比较冷漠,而另外一个则能言善辩。”

    “那你现在有目标吗?”

    “比较冷漠的那个有点头绪了,能言善辩的那个还不知道是谁。”青茗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啤酒,没在碰吃起来尝不出太多味道的烧烤,“顾小姐,按理说,我们之间并不存在任何的利益冲突,你为什么会盯上我们呢?”

    “你手底下的人动了我朋友,还差点弄死我,你说有没有冲突呢?”顾笙放下酒杯站起来,“宴青,你要报仇,谁都不会阻拦你,不过你不该拿无辜人的性命作为你报仇的工具,这一点就算你身上背负着天大的血海深仇委屈也改变不了。”

    “今天我是来看宴蘅的,其他的事情不会做。走了。”

    “顾小姐,你再找帝阙吧?”青茗叫住她。

    顾笙豁然回头,神色冰冷,“你知道谁带走了帝阙?”

    “那人叫老鬼。”青茗颔首,“他是血蝶组织里,权利堪比领主的那位六叔的小舅子,如今在文莱。有一点你目前尚且可以安心,帝阙并没有生命危险。”

    顾笙眯眼,“老鬼,或者说血蝶组织里有你的人?”

    青茗并不回答,“顾小姐,我可以帮你从老鬼手中救出帝阙,但我有一个交换条件。”

    “什么条件?”

    “如果我死了,麻烦你照顾阿蘅两分。”青茗神色真诚。

    顾笙盯着他,半响后才道:“我跟宴蘅是朋友,他有困难我当然会帮忙。”说罢,她直接转身离开。

    青茗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缓缓露出一个笑容。

    鹰奴走上前,“先生,她可以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