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团宠小妖精的马甲要爆了 > 章节目录 第318章 你别吓我
    (),

    “你还好吧?”欧怀生开口,有些担忧的看向她,“我们是不是还是去晚了?”

    傅庭之缓口气,压下嗓子里的咳嗽,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道:“你怎么来了?”

    “过来看看你怎么样了。”欧怀生自己也拿了一根烟点上,“曾允看上了谭家的地盘和势力,打算全部收入囊中,他说这是顾小姐跟他提前谈好的合作,让我看在你的面子上,不要跟他抢。”

    “顾笙确实跟他谈了这个条件,答应过会帮他拿下谭家。”傅庭之捻灭手里的烟,“你对谭家的势力有想法?”

    “没有。”欧怀生摇头,长长的吸了一口烟,将剩下的半支烟扔到地上捻灭起身,“既然你还好,那我先走了。林家的事情一了,你应该也要离开缅甸了吧?我们以后有缘再见。”

    说完,他也没有等傅庭之回话,已经走进了楼梯,往楼下走去。

    查到林家背后的人是宴青,傅庭之必然要留下来找到宴青在缅甸的落脚点,才接着往下追查人体实验组织,短时间内倒是可以不用离开缅甸。

    不过这样的决定他没必要跟欧怀生说。

    傅庭之沉默的坐在长椅上,转头看向旁边窗外的天空。他还是不够强大,他必须继续改变,才能真正将她护住。

    酒店过来送饭的小妹来的挺快,傅庭之看到酒店的食盒就起身回去,拿了食盒进病房。

    顾笙还在睡,但明显睡的十分不安稳,额头上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眉头也紧紧的皱在一起。

    傅庭之以为她做噩梦了,或者是在梦中又想起了那个已经没了的小孩,把食盒放到一边,轻轻的唤她,“顾笙?顾笙?”

    顾笙没有反应,额头上浸出的冷汗越来越多。

    傅庭之神色一沉,伸手探了一下顾笙的额头,明明了那么多的冷汗,她的额头却一片冰凉。

    傅庭之立刻按了床头铃呼叫医生。

    医生和护士来的很快,马上给顾笙做检查。

    傅庭之沉着脸站在旁边,“怎么样?”

    “需要再给病人做一个全身检查,我马上开单子。”

    医生立刻开单子。

    “她人现在都叫不醒,你们至少先想办法把人叫醒!”傅庭之的眼神冷的像冰。

    医生最怕这些武装势力,哪里敢有半点的耽搁,“病人现在的情况十分奇特,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也不知道该怎么叫醒她。”

    “让你们这儿医术最厉害的医生来,如果她有个什么闪失,我就炸了你们这件医院!”

    “快去叫院长来。”医生立刻喊护士,护士慌忙出去。

    很快,院长带着一批专家一起赶来了病房,但所有人检查过之后都束手无策,完全不清楚顾笙原本好好的,为什么睡一觉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全身冰凉,而怎么都叫不醒。

    “先生,我们这边确实无能为力,建议你将病人转去更大的医院看一看。”

    “你们中心医院不就是这里最好的医院?”傅庭之冷冷的看向院长。

    院长被问的哑口无言,“但我们确实不知道病人现在是怎么样的情况。检查也做了,看不出有任何的病症,可病人现在确实又在犯病当中……”

    他这话说了当没说,完全就是在放屁。

    傅庭之上前握住顾笙的手,“顾笙!宝贝儿!”

    顾笙依旧没有动静,而且全身都在往外冒着冷汗,身体也一片冰凉。

    对了!师父!还有师父!

    傅庭之不知道钟温书的电话,只能打给唐殇。

    唐殇还挺奇怪他为什么又打电话,“傅总,是送过去的饭菜不合笙丫头的胃口吗?那我让厨房……”

    “不是。”傅庭之直接打断他的话,“唐大哥,你去叫师父,让他立刻来医院。”

    唐殇听出他的着急,一边接电话,一边忙往电梯走,“你别着急,我这就去叫人。”

    挂断电话,傅庭之握住顾笙的手来回搓着,想给她搓的暖和一点,但没有一点用处。

    院长带着一大堆医生专家站在病床旁边,一点用处都没有。

    “滚!”傅庭之连一个眼神都懒得再给他们,冷冷的一句吓的院长立刻带着人麻溜的退出了病房。

    傅庭之自己躺上病床,将顾笙拉过来紧紧抱在怀里,又用病床上的被子紧紧的裹住。

    他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顾笙,手不停的在她的后背来回的搓着。

    “宝贝儿?宝贝儿?你别吓我。”

    “我的承受能力真的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你再吓我,就要把我吓死了。”

    顾笙毫无所觉,整个身体甚至因为冰冷渐渐发起抖来。

    这种明明知道她有危险,她在难受却束手无策的感受简直快把傅庭之杀死了,他紧紧的搂着她,整个人陷入了一种极端的狂暴和阴冷之中。

    傅庭之也不知道自己这样搂着顾笙过了多久,好像每一秒都好似一年,甚至十年那么长。

    终于,病房的门打开,唐殇带着钟温书快步走了进来。

    “徒儿!”钟温书几步上前,一看顾笙的样子就知道坏事了,这是雪虫之毒提前毒发了。

    “徒弟女婿,你让开!”

    傅庭之搂着身体已经冰冷的好似冰凌子一样的顾笙,情绪已经陷入了失控中,好像根本不知道是谁靠近了病床边,只是紧紧的抱着顾笙不肯松手。

    “徒弟女婿,你松开,我来救人!”

    “滚!谁都别想害她!”

    “我害你大爷!”钟温书骂了一句脏话,抽出银针一针扎在傅庭之的昏睡穴上,傅庭之不肯就范,脸上的神情挣扎了两下,才不甘的闭上了眼睛。

    “把他给拖开。”

    唐殇立刻上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傅庭之紧紧抱住顾笙的手给扯开,将他从病床上扶起来,放到一旁的沙发上躺着。

    “钟先生,笙丫头这是怎么了?”唐殇看到顾笙现在这个样子也被吓了一跳,心里也十分的担心,“傅总先前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明明说笙丫头没事,怎么突然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没事。”钟温书当然不可能逢人就说顾笙体内有雪虫之毒的事情,随口敷衍了唐殇一句,拿出一粒药丸撬开顾笙的唇齿塞进她嘴里,也没有让她咽下去,就那么含在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