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团宠小妖精的马甲要爆了 > 章节目录 第213章 不醉不归
    (),

    在顾笙没有出现以前,他就是这一片赛车最厉害的人,喜欢赛车的人年轻人见了他,都要客客气气的唤他一声单少。可是三个月前,顾笙突然出现在他们这个赛道上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拿过第一。

    这个女人真是邪性的很,不管他怎么使用赛车技巧,自身的赛车技术提升了无数倍,却偏偏就是怎么样都赢不了她,真是快把人气死了。

    “侮辱你啊。”顾笙勾着嘴角,笑的十分欠揍,“单高扬,愿赌服输,从今天开始叫一声笙姐,以后笙姐罩着你。”

    今天的赛车是一个赌注。两人在赛车之前说好,谁输了谁以后就当对方的小弟。

    蓝色跑车和白色跑车上的人都下来了,笑着打圆场,“顾笙,大家就是闹着玩玩,别那么当真啊。”

    “是啊,走走走,今晚我请客,咱们去夜色痛痛快快的玩一场,不醉不归。”

    顾笙斜睨他们一眼,呵的笑了一声,故意拖长了尾音道:“哦,原来就是闹着玩玩而已啊。行吧,笙姐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有人愿赌不服输,想耍赖当孙子,那就当呗。”

    “谁说我要耍赖!”单高扬脸色不爽的瞪了旁边打圆场的两人一眼,梗着脖子盯着顾笙,在心里努力的给自己做心里建设。

    顾笙带着痞笑靠在座椅背上斜睨他,也不催促。眼神里还带着一种不想叫就别叫的挑衅。

    单高扬哪里受得了她这样的挑衅,最终粗着声音喊道:“笙姐!”

    “那么小声,你是没吃饭还是属蚊子的?”顾笙挑眉。

    “笙姐!”单高扬陡然拔高了声音,气势汹汹的瞪着顾笙,“你现在听清楚了吗?”

    “听倒是听清楚了,但你作为小弟,这是你跟笙姐说话该有的态度吗?”

    单高扬要被她气死了,“顾笙,你不要得寸进尺!”

    “哟,这话说的,难道刚才赛车是我输了?还是赛车之前的赌注是我按着你脑袋赌的,又或者是我先提出来的?”

    单高扬对顾笙赛车的本领确实欣赏,但她太嚣张,他先前是存了先灭灭她的锐气,再把她收服,也跟其他人展示一下他能容人的态度。

    结果万万没想到,他做足了充足的准备,自认能跑赢顾笙,却没想到被顾笙一只手,吊儿郎当的就打败了。简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偏偏他死要面子,又做不出输了之后死不认账的事情。

    而他不知道的是顾笙就是看准了他的这个性格,才会跟他打赌。

    单高扬涨红了脸色,“愿赌服输,以后我是你小弟。”

    “这还差不多。”顾笙吹一声口哨,“笙姐今天高兴。夜色走起,大家今晚随便玩,笙姐请客!”

    “哇,笙姐,你还要小弟吗,我们也当你的小弟啊!”旁边的人跟着起哄。

    顾笙一笑,“滚蛋!笙姐的小弟你认为是谁想当就能当的啊,单高扬,上车,笙姐带你兜风,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真正的赛车极限速度。”

    单高扬被她这话说的舒服了一点,把手上的车钥匙随便抛给旁边的人,也没打开车门,单手一撑跳进了黄色跑车,准备近距离观摩一下顾笙到底是怎么赛车的,学习学习经验。

    顾笙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想法,不过没有打击他,勾着嘴唇启动车子,黄色的跑车嗡的一声开出去,“安全带扣好,被甩出去可别怪笙姐没提醒你。”

    单高扬立刻拉过安全带系上,车子渐渐提速,前方就是一个急速转弯道,只见顾笙脚下刹车油门一换,握着方向盘一转,黄色跑车在弯道上漂亮的一个漂移。

    单高扬看的眼睛都亮了。

    赛车的时候,大多数超车就是在弯道之上。会控制弯道速度的人,不仅能轻松超车,还能玩出又酷又炫的漂移,显然顾笙深谙此道。

    车速还在提升,裹挟着热气的疾风嗡嗡的从耳边刮过,单高扬一连见识了顾笙的三个酷炫漂移之后,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学的赛车?像转弯漂移这种技术,是你自己领悟的还是有师父带你?”

    顾笙一脸习以为常,“这不是玩赛车的常规操作吗?难道你不会?”说完还一副你既然不会漂移,玩赛车玩成你这样也太丢脸的嫌弃。

    单高扬无语,“我当然会漂移,但漂移也看技术,也分级别。”虽然不想说,但不得不承认,顾笙控制着跑车玩出的漂移确实是殿堂级别的。

    就目前他所知道的而言,也只有他爷爷年轻的时候能玩出这种花样。

    “说的也有道理。如果把漂移的级别看成是金字塔,我在塔尖,你可能该垫底吧?”

    “我也没有那么差!”事实上单高扬因为有个车王爷爷,他赛车的技术非常了得,年纪轻轻已经得到了很大一批簇拥者,以前谁见了都要吹捧他两句。

    只是这样的技术在对上顾笙之后,就显得有点拿不出手了。

    单高扬自闭了,决定闭上嘴巴安静看顾笙开车偷学技术,不再说话,以免被顾笙给气死。

    顾笙看了一眼单高扬的神色,终于见好就收。

    她接近单高扬有她的目的,当真把人惹毛了只会得不偿失。

    一众小年轻到了夜色酒吧,直接把车停在路边,闹闹哄哄的冲进酒吧点酒点陪玩。

    缅甸这些酒吧的风格跟国内不一样,装饰风格更透着一股原始野趣的味道,而且治安远不如国内的酒吧,打架斗殴就是家常便饭。

    单高扬他们明显是夜色酒吧的老主顾,他们一进门就熟门熟路的往他们一贯习惯坐的位置冲过去。

    这会儿时间还早,酒吧里的人并不多,服务员看到他们立刻笑容满面的迎上来,冲着单高扬问道:“单少,今天还是老规矩吗?”

    “是,照着老规矩上。”单高扬在沙发上坐下,拿出一根皮筋儿将一头染成金色的长发在脑后扎了个小辫儿,一双大长腿一叉,整个人就瘫在了那儿。

    “好勒。”服务员高兴的应了声,准备转身先去拿酒过来。心说有这群公子哥消费,他今晚的提成又有搞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