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团宠小妖精的马甲要爆了 > 章节目录 第176章 超出我的意料
    (),

    呛!

    冷兵器相撞!

    壮汉力大,这一刀从上砍下来,顾笙从下方接着,被震得虎口生疼。

    顾笙抬起另外一只手托住自己的手掌,猛的用力往上掀翻,同时一脚踹向壮汉的腹部。

    与此同时,旁边的另外两人也扑了上来。

    顾笙立刻撤身后退,但身后就是悬崖,她一脚踩到悬崖边上,碎石立刻哗啦啦的掉了下去。

    她只能被迫强行往前俯身稳住身形,壮汉马上抓住机会一拳挥上来。

    一人对上三人,人数少已经吃亏,更何况她身上本来就还有伤没有完全养好,手臂又在刚才被猎犬咬伤了。

    顾笙抬起手掌接住壮汉挥来的拳头,整个人被他打的往后退去。

    脚下陡然踩空,顾笙神色一变,立刻挥手抓住悬崖边的石头,同时抓住另外一人的小腿,咬牙猛的用力,直接将这人一起拖了下去。

    就算死,她也要多拉两个垫背!

    壮汉一脚踩住顾笙抓着石头的手,“臭娘们,杀老子两个兄弟,就这样弄死你,实在太便宜你了!”他说着拿出枪指向顾笙。

    砰!

    一声枪响,子弹打进了顾笙的另外一条手臂,鲜血瞬间涌起。

    “唔!”顾笙闷哼,死死的咬紧牙关,没痛喊出声,但巨大的撕裂痛感瞬间席卷了她的大脑,额头已经冒出了一层冷汗。

    “老子还剩十颗子弹。”壮汉掀开头上的帽子,露出狠辣凶悍的脸,恶狠狠的瞪着顾笙,边说,边重新将枪上膛,“这十颗子弹,老子要在你身上开十个洞!”

    顾笙冷笑,“那你还是不行嘛。一个大男人,竟然怕我一个女人,不敢让我上去再跟我打。”

    “看来你们雇佣兵的门栏真的挺低,就你这样贪生怕死,只晓得以多欺少倚强凌弱的人竟然也能加入,实在是丢尽了雇佣兵的脸。”

    “臭娘们儿,你不用对老子用激将法。”

    壮汉冷笑,又是一枪打在顾笙的肩胛骨上。

    顾笙紧紧咬着牙关忍受这种撕裂的剧痛,额头的汗珠顺着面颊留下。

    壮汉又将枪上膛,“老子承认,你的身手确实不错,甚至远远超出我的意料。”

    “如果我们不是四个人带两条狗,还有枪,说不定今天真就栽在你手上了。”

    “不过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如果,你今天注定要死在这里。”

    砰!

    又是一枪,这次打中的是顾笙的大腿,鲜血瞬间迸溅而出。

    连中三枪,身上的血不停的涌出,顾笙紧咬着牙关眼前也开始发黑。

    死,她也要拉垫背!

    顾笙猛的抬起已经中了两枪的左手,一把抓住壮汉的脚踝,咬着牙露出一个修罗般嗜血的冷笑,“死,老子从来就没怕过!”

    “臭娘们儿,放手!”壮汉被她拉的身体不稳,差点栽下去,幸亏旁边剩下的一人上前抓住他的肩膀。

    砰!

    又是一枪!

    这一枪的子弹直接洞穿了顾笙的手背,从手掌钻出没入面前的岩石。

    经过大雨浸泡的岩石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结实。子弹在岩石里炸开,岩石层面瞬间断裂,壮汉立刻抽回退,跟同伴倒退两三米。

    岩石滑落,顾笙整个人也跟着失去最后的借力身形迅速下坠。

    “笙笙!”封霖冲上前,不顾断裂滚落的岩石,尸体扑出去就要去抓顾笙的手臂。

    “少主!”老孔一把按住封霖,才制止了他跟着顾笙一起掉下去。

    顾笙闭着眼睛,急速的风声从耳边嗡嗡的炸开,让她根本听不清楚周围的声音。

    难道就要这样死了?

    有点不甘心啊!

    傅庭之,如果我就这样死了,那我就爱你一辈子。如果没死,我就要忘了你。从此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你他妈爱跟谁纠缠不清就跟谁纠缠不清,笙姐不伺候了!

    “少主,人已经拿下了!”七名黑衣人直接将壮汉和他的同伴按在地上。

    封霖推开老孔,起身捡起被打落到一边的手枪,一连四枪打穿了壮汉和他同伴的大腿。

    “啊!”壮汉和他的同伴惨叫。

    “把他们给我掉到树上,三刀六洞,我要让他们慢慢的流血成干尸。”封霖的眸光冰冷而嗜血,“老孔,你带六个人到悬崖下去找人,她活着,我回血蝶。她死了,你们带我的尸体回去!”

    “跟我来!”老孔严肃的皱着眉头,立刻带着六人从另外一方追下悬崖。

    “你把他们两个先倒掉起来看着,等我回来。”封霖也转身往悬崖下走。

    “是,少主。”

    “大哥,饶命!饶命啊!我们……我们还有用的,你留着我们,我们兄弟二人可以替你卖命的!”壮汉想爬起来,但双腿都中了枪,根本动弹不了,只能大声求饶。

    封霖充耳不闻,只快步从另外一边走下悬崖。

    悬崖下是一条河,这条河水由山里的雨水汇聚而成,昨天下了暴雨,河水上涨并且水流湍急。

    老孔带着六名黑衣人,直接脱了上衣一个孟子扎进河水里。

    这边河水宽,但好在河床并不算太深,河水中还有不少河岸边倾倒而下的树干和树枝。

    老孔游出去,一眼就看到被树干拦截住的顾笙,当即加快速度游上前,将昏迷的顾笙从水里捞出来。

    老孔看着昏迷不醒的顾笙有些犹豫,是不是真的要救人。

    他能看的出来,少主对这个女人超级的重视,如果留着这个女人,以后必然会是少主的软肋。

    可是少主从小就失了双亲,他是看着少主在那样冰冷的一个环境下长大的。他的人生从一出生就已经被安排好了,然后接受各种残酷的训练,只等着十八岁成年的时候接任血蝶。

    血蝶中的人只当他是少主,未来的首领,尊他敬他畏他,却没有一人真正的关心过他的内心感受。

    这个女人能在雇佣兵的追杀下一路跑这么远,还能重伤他们,就说明她确实有着不弱的实力。

    老孔内心挣扎着,最终做了决定。

    希望你以后不要成为少主的负累,不然我会第一个动手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