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团宠小妖精的马甲要爆了 > 章节目录 第87章 直面恐惧
    (),

    “餐桌上的血迹是喷溅式,餐椅上有一大滩血,地砖上也有。餐桌周围还有一圈凌乱的一大一小的两种脚印。”

    “一大一小两种脚印?”顾笙闻言好奇,也顾不得装娇气了,迈步走过去围着餐桌转了一圈。

    宋弘宇走到顾笙身旁,“大的脚印是伏东明的,小的脚印是死者女儿伏心心的。据她所说,她当时被吓着了,因为客厅没开灯,沙发挡着她没看见她爸爸,绕着餐厅找了一圈出来才发现尸体。”

    “她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这种情况下还没吓傻,敢围着餐厅转一圈,胆子倒是不小啊。”顾笙附身拉过餐桌上并没有收捡的餐盘。

    昨晚发生的命案,饭菜大夏天放了一天已经有淡淡的馊味儿。

    三菜一汤,顾笙都闻了一下,全部都被下了转冥。

    钟婉道:“我认同师姐说的,一个小姑娘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胆子。”

    宋弘宇点头,“伏心心的说词确实缺乏一定的可信度,但现场又真的留下了她的脚印。不相信她的说辞,那这些脚印怎么解释?难道是她杀了伏东明?”

    “这也说不通。伏东明手脚的断口和咽喉的豁口都快狠准,说明凶手是一个对人体结构非常了解的人。”

    “伏心心只是一个普通的初三学生,她懂这些?更何况伏东明是她爸爸。”

    “我去伏心心的学校调查了,老师和学校领导都反应伏心心跟伏东明父女关系非常好,伏心心的每次家长会都是伏东明去的。”

    “不管是于情还是我们勘查后的结论,凶手都不该是伏心心。”

    “刑侦不是我擅长的。”顾笙起身看了一圈,“从现场的流血量和活动痕迹看,死者当时应该已经毒发,全身疲软无力头脑发晕,这些从地上留下的血脚印形状可以判断。”

    “等死者踉踉跄跄跑到客厅时脚步突然在这里顿住,血迹在这里也更加凝聚,说明他彻底毒发导致身亡,脖子上的豁口是死者刚死的时候被砍下的。”

    “在这种霎那间,死者的身体还没有真正断绝生机,所以脖子上的伤口依旧有生活反应。”

    “好了,死因判断出来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等抓到凶手了告诉我一声。”

    顾笙把手套脱下来抛给钟婉,回头抓起傅庭之的手往外走,“老公,快走快走,吓死人啦。”

    两人进了电梯,傅庭之微微皱眉,疑惑的盯着顾笙。

    她怎么会那些刑侦的推断?还知道什么是毒死。

    顾笙无辜的眨巴眼睛,“怎么了?”

    “钟婉是法医,你是她师姐,你也学过法医学?”

    她不是只有高中文凭吗?

    “没有啊,我没学过法医。哎呀,我就是以前无意中帮过小婉婉,小婉婉感激我,才叫我一声师姐。”顾笙三言两语的岔开话题,可怜巴巴的鼓起腮帮子,“老公,我被吓着啦,不敢自己睡觉了。今晚我可以去你的房间跟你挤一挤吗?”

    傅庭之觉得顾笙在含糊其辞的忽悠他,并没有把她为什么懂毒药,以及和钟婉的关系说清楚。

    心里很疑惑,但他好像也没有什么立场去追问顾笙这些。

    两人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肚子空空还没有吃饭。

    傅庭之煮了两碗面条,两人简单的吃了一餐晚饭,然后上楼睡觉。

    咚咚,不出意外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傅庭之放下手里的书起身打开门,却没有让开,整个人堵在门口。

    顾笙抱着一个枕头可怜兮兮的站在门外,“老公,我害怕。你卧室那么宽,能不能借一点位置给我睡一晚上啊?”

    “现在知道害怕了?你进法医室,检查血迹的时候不是很勇士吗?”傅庭之挑眉,“真正的勇士,就应该直面恐惧。”

    “嘿嘿,什么勇士啊,人家就是小仙女。”顾笙笑的谄媚,“庭之哥哥,你就可怜可怜你家小仙女嘛。”

    什么小仙女,亏她说的出口。就她那一捏就能把人手臂捏青紫的手劲儿,最多算个金刚芭比!

    “大晚上,男女共处一室不合适。”

    “我们都结婚了,谁敢说不合适。”顾笙嘟起嘴巴,装可怜不行准备来硬的,“你让不让我进去?”

    “不让。”

    “敬酒不吃吃罚酒。庭之哥哥,这可是你逼人家的哦。”

    话音未落,顾笙突然用力冲上前,一头撞上傅庭之。

    傅庭之这段时间跟她相处下来,大概也摸清了一点她的路数,早就做好了防备,顾笙一头撞上来,他就跟一堵墙似得挡在房门口。

    “你快让开!”

    “不让!”

    两人一个往前挤,一个挡着不让,在房门口形成拉锯战,幼稚的跟三岁小孩一样。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不需要!”

    “好,这可是你自己选择的。”顾笙突然抓住傅庭之的衣领,踮起脚尖跳起来,一口咬在他的下巴上。

    “嘶!顾笙,你是狗啊!快松嘴!”傅庭之绷着肩膀伸手按住顾笙的脑袋,但顾笙咬在他下巴上不松口,虽然没真正下死劲儿,但牙齿磕在下巴骨上依旧挺疼。

    “浓……如……不如我……进!(你让不让我进!)”

    “让让让,下巴已经被你咬掉了!”

    “你这个力道不是狗,是哮天犬吧!”

    “哈哈哈哈!让你不让我进去,都说是你自找……啊!”顾笙得意忘形,没注意刚才两人挤来挤去的时候枕头掉在了地上,一脚踏上去就踩在了软叽叽的枕头上,脚往后滑,身体却往前倾。

    看到扑上来的顾笙,傅庭之瞪大眼睛,脚步下意识的挪动,一脚也踩到了枕头上。

    嘭!

    两人以同样的方式,脚向门外,身体向门内倒了下去。

    傅庭之很惨。

    后背完全砸在了地板上,胸膛还被顾笙砸了个结实,有种内伤都被砸出来了的感觉。

    他的胸腔骨还好吗?顾笙没事减什么肥,瘦的一副骨头架子,砸上来又硌又疼。

    “顾笙,我合理的怀疑你想害我。”傅庭之昂起还在隐隐作痛的下巴看天花板,一脸生无可恋。

    顾笙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意外,“老公,你摔到哪里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