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乡土小说 > 我真没想盗墓啊 > 章节目录 第141章:八棺镇邪(上)
    (),

    即便是这个鬼面狨王真的是带着什么目的往上跑,今儿许天川也跟定了!

    因为速度很快,许天川和焦三必须要时刻保证着紧拉着绳索,并且稳住身体,避免被强行拖拽,身体会撞到石壁上。

    越往上,危险程度就越大。

    因为后面拖拽着许天川和焦三,两百多斤的重量让鬼面狨王不可能再跳起来,只能四肢并用的在岩石壁上往上攀登。

    另外鬼面狨王好像对这里陡峭的石壁非常熟悉,熟悉到甚至闭上眼睛每一步都能精准的找好攀爬和落脚点。

    直到将近三十多米的高度,就连许天川往下看,心里都出现了类似于恐高的心理。

    焦三更是头都不敢低一下,死死地抓住绳索,好像是在进行着一场生死之间的豪赌!

    终于,鬼面狨王爬上了最高处,直接钻进了左边的一个漆黑的岩洞中。

    紧接着上面原本绷得很紧的绳索猛地一松。

    肯定是鬼面狨王进入岩洞后咬断了腿上的绳索。

    许天川早就做了准备,直接把手中的幽天剑插入面前的岩壁缝隙中,来稳住自己的身体。

    而此时,焦三整个人的重量就落在了许天川的身上。

    好在焦三体格精瘦,顶多也就一百一二十斤的重量,就算焦三在下面来回晃动增加了一些重量,拖着他还是完全没问题的。

    “三儿,把绳子抓紧了!”

    许天川最后咬牙大吼一声,使出浑身的蛮力,身体猛地向上撑起,用另外一只手抓住岩洞的边缘,以单手的力量撑起自己的身体和下面的焦三,先爬进了岩洞,然后再利用绳索把焦三给拉了上去。

    终于特么的上来了!

    许天川站在岩洞的边缘,回头俯瞰下面的整片陪葬坑群,感觉下面的所有黑木棺椁都在朝向着自己,场面之宏大,就算是凭空想象,恐怕都难以想象得到!

    至于焦三则猛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下意识的用手揉了揉发软的双腿的。

    焦三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是用这种方式爬上来的。

    虽然有些狼狈,身上被人面狨抓伤很多处,鲜血几乎染红了半个身子,但好在是有惊无险,也只是皮外伤,并没有伤到筋骨和要害。

    许天川的手臂同样被鬼面狨王抓伤了几条口子,从撕破的衣袖可以往里看到裂开的皮肉,火辣辣的疼痛感不言而喻。

    许天川拿出剩余的消炎抗菌药涂抹在伤口上,同时眼睛也没闲着,一直全程谨慎盯着岩洞里面,提防鬼面狨王会突然杀个回马枪,顺便观察一下这个岩洞的内部情况。

    大致来看,这应该是个天然岩洞无疑,因为并没有明显被工具开凿的痕迹。

    另外岩洞要比在下面看的要大很多,估摸着直径有四五米宽,这还只是洞口的直径,里面的空间更大,感觉好像整块岩石上面一部分的里面都是空心的一样。

    同样处于好奇的焦三因为没有夜视眼,就只能拿着矿灯朝着岩洞里面照射观察。

    这个岩洞很深,矿灯的灯柱根本照射不到尽头,只能照射到岩洞的石壁,隐约可见岩洞深处的石壁上有些雕刻的痕迹,因为距离太远,所以并不能看的很清楚。

    有一说一,这个位置真的可谓是得天独厚的好地方。

    许天川感觉就算是换作自己,作为部落的首领,死后也绝对会把这个地方当做主墓室。

    先不说风水问题,就算是逼格,也足够高了。

    再加上岩洞里面的雕刻痕迹,毋庸置疑,这里绝对是整个墓冢的核心位置,也就是自己要找的主墓室。

    “三儿,休息好了吗?”

    许天川扭头看着坐在地上的焦三,淡笑着问了一句。

    “一点问题都没有!”

    焦三立刻噌的一下站起身,虽然看上去破有些狼狈,但是作为一个盗墓贼,看到主墓室后,那就等同于打了鸡血,什么伤啊痛啊的,在这一瞬间全都好了。

    况且焦三的内心对于眼前的这个岩洞也是十分的好奇,探索的内心已经蠢蠢欲动起来。

    “嗯,走吧!祖师爷保佑,希望不会白折腾一趟。”

    许天川点了点头,把目光重新放在岩洞的深处,眼神中带着精锐的光芒,带头走在了最前面。

    这个山洞是直通的,和许天川在外面看到的情况大致一样,越往里走,空间就越大,中间还有不少天然岩石,就像是支撑柱一样在洞内竖立着,相互重叠,遮挡住了一定的视线。

    并且在里面的石壁上,随处可见雕刻的痕迹,而雕刻的都是一些关于部落农耕、织布、治水和祭祀的一些场景,另外还有一些关于战争的描述雕刻绘画。

    在古代,尤其是部落与部落之间,摩擦和战争肯定是在所难免的,战争的胜利就等于是荣耀,也是记载的最重要一部分。

    而且这些关于战争场面的雕刻出现的概念最多,这说明这个部落在当时没少干仗,是个好战分子!

    但是除此之外,并没有看到任何有关于这个部落被施降的邪恶诅咒的线索。

    其实这也正常。

    重要的事情一般都会用特殊的方式记载,而这些农耕、治水、祭祀都属于日常,所以记载的也比较随意。

    “那棺椁呢?”

    随着许天川往里走,岩洞的空间向两边延伸的越来越大,但是除了一些石壁上的雕刻以外,并没有看到棺椁,甚至连影子都没见着。

    别说是棺椁了,就连陪葬品都没有看到一件儿。

    由此可见,这个岩洞应该往里还深着呢!

    不过也就是许天川正在心里琢磨着棺椁,突然眼角的余光好像有所发现,并且下意识的猛地扭头,朝着左边的方向看过去。

    旁边的焦三看许天川反应这么急,他也下意识的跟着紧张了起来,同时将手中的矿灯遵循着许天川目光的朝向照射过去。

    当矿灯的光柱照射过去,直接就照在了一副棺材上!

    但并不是一副黑木棺,而是一副硕大的青铜棺!

    自从进入这片群葬坑群,看着无数的黑木棺椁,现在焦三满脑子睁眼闭眼都是黑木棺椁,甚至已经被黑木棺椁给洗脑了,这突然看到了一副青铜棺,不免有种很新奇的感觉。

    “是一副青铜棺?”

    焦三下意识的喊出声来。

    “不!”

    许天川摇了摇头,否决了焦三的这句话。

    不是什么意思?

    这明明就是一副青铜棺,虽然距离有点远,但矿灯照射的还算清楚,自己总不可能连青铜棺都不认识了吧?

    焦三感觉有点诧异的皱着眉头看向许天川,真的不了解许天川的这个‘不’是什么意思。

    “不是一副!是八副!”

    许天川纠正了焦三的话,同时深吸了一口气,双眼紧盯着前方,眉头微皱,表情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