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本小奴超A的 > 章节目录 第5546章 鸟族联姻
    (),

    “什么有儿子没儿子的,那都是不打紧的,最重要的是,能得到圣上的怜悯。其实,我也是挺羡慕郦妃的,虽然她的儿子没了,她此生没了指望,是极其不幸的,可是,至少那萧晨留下了一个体面的皇子妃。你瞧瞧那安倍,实在是好,举手投足之间,气度不输皇后。若是萧晨还在,真的做了太子,这安倍着实是配得上太子妃的称号的。再看看咱们三哥儿,那后院的都是些什么人啊。原以为,那丞相府出来的小姐,应该会是好的,没想到,到头来也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空有一个丞相府的出身,竟连安倍的一半都比不上。”

    “三哥儿是没有遇到良配,不过好在,他也没有被美色迷惑,做出许多不理智的事情来,那皇子妃的位置,不是还空着呢嘛。娘娘在京都城中再给她好生物色一个,说不定,还真的能找出一个比二皇子妃还得力的女子。”

    “我也想给他物色的,可是你看看他,可曾将这件事放在心上过。不过,你这点倒是说得对了,得亏他不是一个随便的人,不是什么样的女子都能看上。这京都城中,还真的没有哪家的小姐能和安倍一样,让人从内而外地欣赏。”

    “那翟天晴,原本以为是个出色的,且看那翟天书与龙尔将军举案齐眉的模样,多么得体啊,想来,她的嫡亲姐姐也是不差的。可是没想到,庶出的女儿是个出息的,可是嫡出的女儿竟然是个饭桶。没的让我白废了心思,还让我那孩子浪费了不少的时间在她的身上。”

    对比之下,德妃总是有些气愤的。

    当初,她以为自己的眼光不错,可是没想到,翟天晴竟然是那么不堪用的,如今,竟然就真的妥妥帖帖地当了小妾了,半分掌家女子的样子都没有。后来引进萧瑞后院的那几个女子,也都算不得出众。和安倍比起来,实在是上不得台面。

    “娘娘,这件事急是急不来的,这一波女子不行,还有下一茬呢,总能找到好的。还好三哥儿的心思清明,他知道什么样的女子是能用的,什么样是不能用的。他的院子里总是不缺口饭的,好吃好喝地待着她们就是了,皇子妃仔细拣选,也就不在乎曾经选过什么莺莺燕燕了。”

    “话虽如此,可到底名不正言不顺。所幸他是个皇子,没有人能说什么,不然,哪一个正经人家,不是先娶妻后纳妾的。妾室满屋子,正妻还没到,这放在哪里都是说不过去的。弄得不好,我儿的名声都要被这几个女子给毁了。”

    “娘娘莫急,大不了,下一个咱们谨慎一些就是了。其实也不必从京都城里来选择,那齐国的,冥国的,天都的,湘国的,自然了,还有咱们鸟族的姑娘,到处都是有优秀的的,只要娘娘耐心挑选,总是能选到好的儿媳的。”

    德妃点点头:“你这话,倒是说到了我的心坎里了。京都城里挑选,实在是太过狭窄,总共就那么几个女子,如何能选到心仪的呢。我儿的妻子,定要位高权重,母家兴盛,否则,南宫府自然是不让的。鸟族就很不错。前几日兄长来信上说,鸟族和狐族因为婚事的原因,闹得很不愉快,狐族成了仙族之后,便高傲了许多,在谈亲方面,总是想要占尽便宜,兄长抱怨,说家中的许多公主,不知道该如何许亲呢。”

    “这些年来,鸟族和天族的婚事变淡了,再这样下去,鸟族便没有了支撑,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辉煌了,这样可不行的。大楚和鸟族的关系不错,可下一代的帝王,若是没有和鸟族的亲盟,那么,我就算是白来了。只有姻亲和血缘,才能让两个国家之间交情稳固。五洲大陆如此,灵族更是如此。看来,是时候在鸟族里选择几个得力的女子,来到楚国了,不管是和我儿,还是和其他的王公大臣,能谈上一桩亲事,那便是成了。”

    这样一来,下一代之中,若是闹起了矛盾,有了这份姻亲,也能留下转圜的余地,实在是不错的选择。

    嬷嬷见到德妃的脸上露出笑容,欣慰地说:“娘娘能放松心情,便是极好的。对了,奴婢记得鸟族当中有一位天赋极高的郡主,名叫幻翎?”

    嬷嬷提醒道:“那幻翎郡主如今也是年十二了,快到了议婚的年纪,何不让她借着探亲的名义来楚国转转,好让娘娘仔细瞧一瞧,若是三哥儿能喜欢,那这桩婚事,岂不是比和京都城的世家们联姻更好?”

    德妃点头:“瞧我这脑子,你不提到幻翎,我都把那个孩子给忘了。据兄长说,这幻翎郡主自小便比其他的孩子聪明,不仅鸟族的规矩学的快,灵根起的早,连咱们五洲大陆的琴棋书画,也都是样样精通的,丝毫不输给安倍。最主要的是,她生得实在美丽,据说她所到之处,孔雀都争相开屏呢。”

    “不过……”

    德妃想了想,又说:“这孩子的家世,有些瑕疵。据说,她的母亲和父亲都落了狱,现下还在审理当中,她如今虽然寄养在宫中,却是个罪臣之女呢。”

    “什么罪臣不罪臣的,那还不是娘娘的兄长一句话的事儿?实在不行,就过过继,再不济,还有那么多没有孩子的王爷呢,随便哪一个,都能给她尊贵的身份。最重要的是,这位幻翎郡主本身是好的,那就可以了。而且,幻翎郡主是鸟族人,她定然听娘娘的安排,许多事情,娘娘都有了帮手,这不是最好的嘛。”

    德妃瞥了眼身边的嬷嬷,嗔怪道:“你啊平时不怎么说话,这一说话,就能说道点子上,当真是我肚子里的虫子呢。”

    嬷嬷低着头笑道:“奴婢自小就跟在娘娘的身边,这许多年了,娘娘心中所想,自然就是奴婢心中所想。怕是连那虫子,都不如奴婢了解娘娘的心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