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她的诱惑(限)繁体 > 章节目录 第48章 爱你,才愿放章了你(中)
    医院治疗室外,季慕林坐在外面等着。他所在的五楼是这家医院的vp区域,此时长长的过道里,只有他壹个人。

    季慕林靠着椅背,盯着对面墙上的医学宣传画,脑海里尽是苏研满身是伤的情景。她原来是这麽讨厌自己,不对!应该是恨他吧?不然也不可能这般自虐,也想要离开他!

    他真的要放了苏研吗?

    不行!壹想到苏研会离开他的身边,季慕林光是这麽想想,就觉得受不了了。

    噔噔噔...安静的过道里传来了壹阵急促的皮鞋声,季慕林没有转头,仍然沈浸在苏研带给他的震撼里。直到壹双擦得鋥亮的黑色皮鞋出现在他的眼底。

    景辰接到季慕林的电话後,以为是出了什麽大事,赶紧就赶来了医院。这时看着季慕林只披了壹件西装外套,胸口上缠着雪白的绷带,壹副颓然的样子。他不禁开口道:“慕林,你这是怎麽了?”

    季慕林擡头看了景辰壹眼,强笑了壹下,“你来了啊。”

    “好了,甭笑了,难看死了。这麽急把我叫到医院里来,还以为你出什麽大事了?怎麽受伤的?严重吗?需要我帮忙吗?”

    季慕林摇了摇头,“就壹点皮外伤,没事的。”接着,他指着自己的胸口,“就是心里难受。”

    “你到底是怎麽了?”季慕林从来都是意气风发的,景辰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失意的样子。

    “之前我知道了苏研想出国的事,我当然不想让她走,於是就找到他们学校的校长,让把她的名额给取消了。哪知道这次她像是不要命了壹样,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我胸口上的划伤,就是在拦她的时候,被她给划的。”季慕林又指了指旁边的治疗室,“她现在还在里面处理伤口。”

    要不是季慕林亲口说的,景辰还真的无法相信性格软弱的苏研会做出这样极端的事情来。他想了想,还是问道:“那...你想怎麽办?”

    “...我不知道。”以前不喜欢苏研的时候,当然是无所谓她的想法,只要能shangg就行。可现在不行了,他喜欢苏研,他想要她高高兴兴的留在他身边。但是要想让苏研高兴,那就只有壹个办法,就是让她出国。

    “要不然,你再好好哄哄她。苏研的性子软和,时间壹长,她也就算了。”

    “不会的,她这次不会原谅我了。”季慕林壹想起苏研自残的情形就觉得害怕,她是那麽的决绝,像是连命都不要了壹般。

    “...那要不然你就让她出国,等她心情好壹些了再说。”

    季慕林总有壹种预感,要是这次他让苏研出国了,苏研便不会再回来了。所以,他阴暗的想要折断她的羽翼,可是又因为心疼而舍不得。他不禁想起了景辰的那段过去,然後问道:“杨缦琦当时离开的时候,你想过她会回来吗?”

    壹提杨缦琦的名字,景辰的脸色壹下子就阴沈了,连语气也变得不善,“提那个贪慕虚荣的女人做什麽!苏研是个多单纯的女孩,是杨缦琦能比的吗!”

    其实季慕林只是随口壹问,毕竟景辰当时有多麽的喜欢杨缦琦,这个圈子里都知道的。他没有认真谈恋爱的经验,所以想问问景辰——他当初那麽爱的女人,还等得回来吗?

    壹时之间,两个男人各有所想,空荡的过道里再次变得安静起来。

    “这位小姐的伤口处理好了,季先生你可以进来了。”治疗室的门被打开了,医生对着季慕林说道。

    “你们肯定还没吃东西,我去给你们买点吧。”景辰说是去买吃的,更多的是不想打扰两人独处的时间。

    季慕林对着景辰点了点头,然後就进了治疗室里。

    苏研闭着眼睛安静的躺在病床上。

    季慕林拉开椅子,坐在了病床边,他轻声问道:“还疼吗?”

    苏研还是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壹样。

    季慕林知道苏研是在装睡,他无奈的苦笑了壹下,然後伸手想将她额前的碎发理壹下。哪知道指尖刚碰上了苏研额头的肌肤,就被她突然伸手打开了!

    语

    气里全是浓浓的厌烦,“不要碰我!”

    季慕林的手就这麽尴尬的僵在空气里,看着苏研通红的双眼,他忍了忍,然後曲起五指,握成拳头,将手放了回来。

    此时的季慕林是从未有过的亲和温柔,他甚至脸色都没有变壹下,语气里只透着浓浓的关心,“肯定饿了吧,吃的马上就送来了。嗯...现在你想喝点水吗?”

    “我想你滚!那你滚吗?!”苏研是壹点也不领情,对着季慕林就吼道。

    季慕林的手指抓紧了裤子,他静默了壹下,独自消化了怒气。像是没听到苏研的怒骂声壹样,自顾自的说道:“我还是先给你倒杯水吧,这麽久没喝水了,肯定口渴了。”

    季慕林今天是聋了!还是瞎了!骂不还口了吗!苏研感觉自己像是打在了壹团棉花上,任凭她如何的出力,人家季慕林根本就不理她!

    “我不想喝什麽水!你给我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季慕林正在倒水的手楞了壹下,他回过头来,还是壹副关心苏研的样子,“还是喝壹点吧?这麽久不喝水,对身体不好。”

    现在又在装什麽关心她身体的样子!苏研嘲讽道:“原来季大少爷还知道什麽是对身体不好啊,那你qiang+bao我的时候,把我折磨进医院的时候,知不知道对我身体的伤害有多大呢!”

    对於苏研,季慕林知道自己是不占理的!他将水杯放在了病床边的方柜上,然後看着苏研,“研研,以前的事是我不好,对不住。以後我会加倍对你好的,再也不会有那种事情发生了,好吗?”

    苏研今天可真算见识到季慕林有多无耻了!当初强占了她,然後用苏家的事逼她做了他的情妇,本以为熬两年就完了。现在竟然告诉她,给她判了个无期徒刑,得永远陪着他!

    “季慕林!你无耻!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也不会跟你在壹起的!”

    这时,敲门声响起,然後门就被打开了,景辰提了几个食盒走了进来。他瞧了壹眼季慕林完全是在忍耐的脸,然後装作不知的对苏研说道:“苏研,你这次受伤可把慕林给急坏了。他刚才在外面的时候可是跟我忏悔了又忏悔,你就饶了他这壹次吧?再说了,他的脾气,咱们不都知道吗,就壹个字——臭!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他吧?”

    其实,在门外面,景辰是听到了争吵声,才赶紧推门进来的。虽然知道他在苏研面前说不上话,可为了自己的兄弟,还是得厚着脸皮说啊。

    果然,景辰的壹番说辞,苏研连眼睛都没有眨壹下。只是当着他的面,没有再骂季慕林了。

    景辰将手中的几个食盒递给了季慕林,然後朝着苏研努了努嘴。

    季慕林会意,将食盒放在方柜上,然後壹壹打开,甚至有些讨好的对苏研说道:“嗯...有你爱吃的清烧三鲜呢...你坐起来...吃壹点吧...”

    苏研动都没动壹下,壹副拒绝的姿态。

    季慕林只好给苏研挑了几样菜,然後坐在病床边上,准备亲自喂她,“来,我先扶你坐起来。”季慕林壹手端着饭菜,壹手去扶苏研。

    看着季慕林伸过来的手,苏研心里就觉得厌烦,她突然挥手就将季慕林手中的饭菜给打翻了!

    恰好全落在了季慕林的身上!

    此时,季慕林胸前的纱布上全是菜汁,雪白的纱布上油腻壹片。他咬着後牙槽,胸膛剧烈地起伏着,似乎积满了怒气!

    景辰看到这壹幕,连忙拉住季慕林,“有没有被烫到?”话虽是对着季慕林说的,可他是怕季慕林发脾气,才马上拉住了他。其实这时,景辰都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要将季慕林拉出病房了。

    可季慕林重重的喘了几口气後,就像没事人壹样,用纸巾将身上油渍擦了壹下。然後还温和的对苏研说道:“你别怕,我不会生气的。食盒里还有饭菜,我再喂你。”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壹旁的景辰终於意识到,季慕林是真的爱上苏研了。他放开了拉着季慕林的手,不再担心季慕林会伤害苏研。

    然後,默默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