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她的诱惑(限)繁体 > 章节目录 第27章 欲罢不能(壹)
    ??????????        耳边传来了悉悉嗦嗦的响动,苏研疲惫的睁开了眼。

    此时,季慕林正站在床下,扣着衬衣的纽扣。他见苏研醒了,笑了壹下,语气淡淡地说道:“我在枕头上放了壹张卡,里面有十万,你拿去买衣服穿吧。”

    苏研抓紧了胸前的被子,腿间的钝痛感,让她无法侥幸的想象昨夜那场强迫的xingai是壹场噩梦。而罪魁祸首现在就站在她面前,用壹副云淡风轻的口气,给她拿钱让她去东西。

    ...原来她的贞洁、她的尊严,在这个不可壹世的大少爷眼里就值买衣服的钱?苏研挣紮着坐起了身,她用被子牢牢的捂住了自己,然後伸手拿起了旁边枕头上的银行卡,说不上是愤怒还是对这个世界的绝望,她只想保留她最後的壹点自尊,“我不要你的钱,只要你以後都别再来骚扰我就行了。”昨晚就当是被疯狗咬了。

    看着递过来的银行卡,还有女孩那厌恶的神色,季慕林也起了火气,嘲讽道:“怎麽嫌钱少?那你开个价!”

    像季慕林这样无耻的人,苏研还从来没遇见过。明明是个该送去监狱里坐牢的qiangjian犯,偏他还真能挺直着腰杆在她面前说出些侮辱人的话来。

    苏研气得浑身发颤,她干脆壹把就将银行卡扔到了季慕林的脸上,“你滚!我不想再看到你!”

    “你要我滚?”季慕林摸了摸脸,这女人竟然敢打他,他不禁嘲讽道:“好像这栋别墅姓季不姓苏吧?哦,不对,即使是姓苏,你也没资格住这,因为你姓佟。”

    这就是寄人篱下的悲哀了,即使受了天大的委屈,也没人替她做主,还会被房子的主人冷嘲热讽。

    壹句:这又不是你的家,就可以将苏研打入地狱。

    苏研拼命的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来。这时,她也不管季慕林是不是在看她,她掀开被子就下了床,然後裸着身体找她被季慕林脱下的衣服。

    离开这里!她要马上离开这里!她壹刻都待不下去了!这里的壹切都让她恶心!

    女孩满身红痕,胸前的两团ru儿上尽是紫青色的指印,最惨的是腿间红红白白干涸的体液粘满了大腿根。

    白的是季慕林的jing+ye,红的是苏研的处女血。

    虽然女孩竭力忍耐,可那通红的双眼早已蓄满了泪水,此时她正弯腰穿牛仔裤,眼里的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壹样,壹颗颗的滴落在了地板上。

    也滴在了季慕林的心脏上。壹点壹点的侵蚀着他的心跳,又咸又涩的感觉,让季慕林有些难受。

    可季慕林从小就是个霸王,长大後就是个魔王。生意场上顺风顺水,情场上更是被女人捧着追着,这样的男人根本就不知道什麽叫服软。

    “...我再给你壹百万吧。”给钱,对於季慕林来说就是对女人最好的方式。要他道歉,不好意思,你季大爷还没学过。

    苏研也是气狠了,她只当季慕林不存在,只顾穿着自己的衣服,好遮掉壹身的狼狈。

    见苏研不搭腔,季慕林以为她这是默认了,於是从兜里拿出了支票,哗哗哗写了壹串数字,然後放到了床边。

    气氛变得尴尬起来,季慕林想着留下也没什麽意思。反正人已经上了,之前对苏研产生的那些绮旎的念想也应该消除了。他单手握拳放在嘴边咳了壹下,然後不太自然地说了句,“那我走了。”接着,就真的拿起车钥匙开车走了。

    当听到窗外响起跑车发动机的轰鸣声,苏研紧绷的身体终於放松了下来,然而她的动作却不停。穿好衣服後,她跑到衣帽间拿出了当时自己住进来时用的行李箱,开始胡乱的收拾

    自己的东西。

    衣帽间很大,可属於苏研的东西却很少,寥寥的几件衣服和不多的日用品只占了少半个行李箱。她最重要的是乐谱还有她的小提琴。

    收拾好东西後,苏研看都没看床上的支票壹眼,还将王姨留下的菜钱和别墅的钥匙放在了床头柜上,然後拖着行李箱就走了。

    忍着身上的疼痛,苏研毫不留恋的离开了季家。

    ……

    壹辆黑色的跑车从弯延的公路上疾驰而过,车窗大开,呼啸着的风带着夏季炎炎的热气吹打在季慕林身上。

    季慕林烦躁的狠拍了壹下方向盘,然後脚下将油门踩到了底。性能优良的跑车此时像离弦的箭壹般,飞速地划过了路面。

    如此极速的快感也不能帮季慕林宣泄出心中的那股烦躁,他也不知道怎麽了,像苏研那样的女孩,他本就是打算用钱买她的初夜的。虽然手段强硬了壹些,可苏研木木呆呆的,要等她开窍,不知道要几时,他哪里忍得住。

    壹百多万对於壹个普通的高中女生来说,应该算很多了,她又不是什麽模特、女明星,也不算吃亏。

    季慕林不停地用这句话告诫自己,企图将心中的烦躁给压下去。

    ……

    苏研现在的情况,她不敢去同学家借住,也不敢去找妈妈。她已经给她妈妈增添了很多负担,要是让她妈妈知道她被季慕林qiang+bao了,她妈妈根本就没那个能力对上季慕林那个人渣,而且苏家也不会允许他们家的人得罪季家。与其告诉她妈妈,他们母女俩抱头痛哭外,不会有壹点作用,反而惹得她妈妈伤心,愧疚自己没用。

    而警察?那不就是为权钱阶层服务的吗?季慕林不也大方的让她去报警吗?报警告季慕林qiangjian?只是让别人看笑话而已。

    最後,苏研身心疲惫的找了壹间小旅店住下了。旅店很简陋,可只要五十元壹天,苏研盘算着歇两天就去找壹份零工,撑到开学前应该没问题。

    她坐在床边,打开了行李箱,拿出了壹套内衣neiku和棉质长裙,然後就去了浴室。

    苏研闭着眼睛站在花洒下,温热的水珠从头淋到脚,胸口上传来刺痛的感觉。昨晚苏研的rutou都被季慕林咬破皮了,此时沾了水,生生的疼。

    忍着疼,苏研沈默着搓洗身上的痕迹。水珠淋湿了她的脸庞,让人分不清上面的是温水还是泪水,只是那通红的双眼看起来可怜又无助。

    当洗到腿间的时候,苏研的手顿了顿,然後咬着唇颤抖的摸了上去。上面全是干涸的jing+ye,她的大腿根还有耻毛上全都粘满了。花唇又肿又疼,xiao+xue口还没完全的闭合,苏研才伸了半根指头进去清洗,壹股jing+ye就流了出来。

    手上黏黏的感觉,想起季慕林昨晚对自己做的那些事,苏研再也忍不住了。她双手抱着自己,像最初婴儿卷缩在母亲子宫里的姿势,蹲在了地上。

    然後崩溃大哭...

    再故作坚强又怎麽样?苏研还只是壹个连大学门槛都还没有踏进去的高中生,她今年才十八岁。

    她从小被欺负着长大,总以为明天就是新的壹天,可事实却是生活越来越糟糕。

    糟糕到被人qiang+bao了,都无人做主的地步。

    掉线君:求轻拍~@( ̄- ̄)@

    女主从小缺少的疼爱,以後会有男

    主补齐哒~

    众人:那壹天会到来吗?

    掉线君:放心吧~我们这是虐宠文~

    众人:这话怎麽说?

    掉线君:就是先虐後宠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