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她的诱惑(限)繁体 > 章节目录 第23章 看上了,就操了吧(八)
    王姨的老家有事,季慕林大方了给她放了壹个月的长假。而每天的三餐,自然而然的就落到了苏研的身上。

    苏研不怕吃苦,也不怕累。只要季慕林不再碰她,让她做什麽都行。她就起了个小心思,要是她把季慕林的三餐给伺候好了,季慕林是否就不再捉弄她了。

    是的,单纯的苏研到现在还以为季慕林对她是纯粹的捉弄,而不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yuwang。毕竟小时候,季慕林表现出来对她的那种厌恶,只要是个人都能感受到。

    清晨,苏研起了个大早,带着王姨留下的这个月的菜钱去了超市。季慕林的嘴很挑,苏研在超市里选了很久,才买好了菜,然後直接坐出租回来的。

    回到别墅後,苏研歇也没歇壹下,就壹头紮进了厨房。摘菜、洗菜、切菜,她在季家生活了两年,依稀还记得季慕林的口味。所以,她今早就打算做些他爱吃的,希望能让他心情好点,看她顺眼些,就不要再出些幺蛾子折磨她了。

    季慕林醒来後,发现身边已经空了。他洗漱好下了楼,寻着香味走到了厨房。然後站在门口,定定地看着里面正在忙碌的女孩。

    此时,苏研穿着壹条白色棉麻长裙,长发在头上随意的挽了壹个髻,脸颊旁垂下了两缕,随着她做饭的动作轻轻晃动着。她切菜的动作很快,壹看就是个经常做家务的人。

    海鲜粥在砂锅里已经熬出了香味,苏研将盘子里切好的葱花撒进了砂锅里,然後揭开左边的蒸阁看了看,里面的香菇鸡肉包也快要好了。

    她赶紧将土豆丝下锅,炒了壹碟酸辣土豆丝,然後又凉拌壹碟爽口的凤尾,最後从冰箱里取了昨晚就腌着的酱菜。

    叮!苏研回头壹看,煮蛋器里的鸡蛋也已经煮好了。万事俱备,就等着季慕林起床了。

    苏研正想去外面看看时间,就发现季慕林站在厨房门口,正壹声不吭的看着她。想起两人已经chiluo相见了,苏研感到很不自在。她不自觉的就抓紧了围裙,然後小声开口道:“都起来了啊...那...那吃早餐吧。”

    季慕林看着女孩因为做早餐,额头上起了壹层薄汗,脸颊也红扑扑的,煞是可爱。他的心也难得的柔软了起来,说话的语气是他从不曾有过的温柔,“都做了些什麽?挺香的。”

    苏研局促的笑了笑,赶紧说道:“就是两三样家常的小菜,你不嫌弃就好。”

    季慕林勾了勾嘴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你先去饭厅里坐着,我马上就上菜,等壹下下就好。”苏研怕身上的油烟味熏着了季慕林,就站在原地催促着。

    季慕林看着苏研如此的讨好他,心中舒畅无比。他很听话的就去了饭厅,等着苏研给他专门做的早餐。

    苏研很快就把早餐端到了季慕林的面前,然後迅速地坐在了季慕林的对面。

    季慕林看了眼坐的远远的苏研,他拿着瓷柄汤匙敲了敲桌面,“离我那麽远做什麽?我会吃了你?”

    苏研正拿着微波炉热好的盒装牛奶打算喝,听到季慕林不阴不阳的话後,她急忙说道:“我身上有油烟味,怕熏着你了。”季慕林从小就爱找她的茬儿,苏研当然尽量避开这些麻烦了。

    有了解释,季慕林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下来,他拍拍旁边的椅子,朝着苏研擡了擡下巴,“坐过来。”

    苏研只好拿着她的那份早餐,坐到了季慕林的旁边。

    季慕林喝了壹口海鲜粥,很鲜甜。他看了壹眼正在喝着盒装牛奶的苏研,挑眉道:“你怎麽不喝海鲜粥?”明明这麽好吃。

    苏研刚咬了壹口包子,包子没吞下去,她不敢开口跟季慕林说话,怕季慕林说她没教养。她也不敢吃得急,因为季慕林绝对会说她饿死鬼投胎。

    等苏研细嚼慢咽吃完了嘴里的东西後,她才开口说道:“我对海鲜过敏,壹碰就全身起红疹子。”

    季慕林点了点头,心里不自觉的就记下了。

    半上午的阳光很温暖,苏研低着头吃着自己的那份早餐。女孩的面庞很柔和,在光线的映照下,连可爱的细绒毛都清晰可见,那满满的青春气息扑面而来。

    想起苏研滑腻的肌肤,季慕林的食指不禁在桌面上点了两下。他的目光继续往下,就看到了苏研胸前的那对大水蜜桃,由於它们太大了,此时随着苏研低头喝奶的动作,壹下又壹下的抵在了桌沿上。

    季慕林的喉头紧了紧,不禁吞咽了壹口口水。他低头看了壹下下

    身,已经支起了壹个大帐篷了。

    苏研正专心吃着,突然她感觉头顶映下了壹片阴影。她惊了壹下,擡头就看见了季慕林不知什麽时候站在了她身後。苏研拍了拍胸口,语气有些急促,“吓死我了,你走路都没声音的吗?”

    看着那不停起伏的胸ru,想象着那令人惊艳的幅度,还有那两颗可爱的ru果。季慕林沙哑开口道:“给我做次ru交吧。”

    苏研壹时没反应过来ru交是什麽意思,疑惑的看着季慕林。

    季慕林伸手在苏研胸口最凸出的地方按了按,“用这儿给我夹壹下ji=ba。”

    苏研的脸轰壹下就红了。

    不待苏研拒绝,季慕林壹把就将她抱上了餐桌,然後开始撕扯她的衣领。很快,纯白色蕾丝xiongzhao包裹的两只雪白的naizi就出现在季慕林眼前,他将头埋进了雪沟里,伸出舌头在深深的rugou里来回的舔咬。

    “啊...嗯...你好香...好软...不要乱动...让哥哥好好吃吃你...”

    苏研被季慕林压在餐桌上,动弹不得。她的头仰起又落下,嘴里是压抑的反抗声,“别...别舔了...”

    过了好壹会儿,季慕林才擡起头,苏研终於松了壹口气。哪知道季慕林并不放过她,他三两下就扒下了她的xiongzhao,两只又大又白的奶球晃晃悠悠的弹了出来。

    晃的季慕林心神壹乱,连呼吸都紧了起来。他曲起手指弹了弹雪峰顶端的红樱,嘴里吐出两个字,“真骚!”

    苏研别过了头,羞愤难当。

    季慕林的两只大掌握住大嫩奶的侧边,朝中间壹拢,顶端的两颗红樱就贴在了壹起。他低头壹口就hangzhu了两颗红樱,然後舌头将它们卷住,反复的吮吸,好似要把ru儿里的奶汁给吸出来壹样。

    苏研被吸的很疼,她双手推着季慕林的头,“我不要了...你放开我好不好...”

    季慕林壹手就制住了苏研反抗的双手,然後将翘得老高的大rou+bang放了出来。他擡腿就上了餐桌,压在了苏研的身上。

    季慕林的双手再次将两只大naizi聚拢,迫不及待的将硬得发烫的大rou+bang朝rugou里壹戳。那细腻温暖的触感,逼出了季慕林壹声愉悦的叹息声。

    “嗯...好爽...”

    苏研低头看着紫红色的guitou穿过她的壹对胸ru,接着抵在了她的下巴上。此刻,她似乎都感觉到了它喷勃的热气。她紧紧的抿着嘴,生怕挨着这只凶狠的妖兽。

    季慕林在深壑的rugou里choucha了几下,没有润滑,他动的不是很畅快。他瞥了壹眼桌面,伸出长臂就拿了壹瓶草莓酱过来,然後壹滴壹滴的滴在了bainen的rugou里。

    深不可测的rugou缝隙里立刻就被酸酸甜甜的草莓酱给填满了,雪白的ru肉,深红的酱汁。红红白白之间,是壹只紫红的巨龙在里面畅快的挺动。

    季慕林的腰不停地动作着,他幅度太大,rugou里的草莓酱不可抑制的被顶飞了出来,好些都打在了苏研的脸上、嘴角。

    苏研微张着嘴xi着,草莓酱就流进了她口里,酸酸甜甜的。她吐都来不及,就滑进了喉咙里。

    季慕林挺着腰在苏研的大naizi里急切地choucha着,不多会儿,他就来了感觉。他拍拍苏研的脸,沙哑着声音,“张嘴!”

    苏研直觉他想要做什麽,她盯着沾满了草莓酱的硕大性器,紧紧的闭上了嘴。

    释放的快感就要来临,季慕林感觉到腰部的尾椎骨都开始发麻了,可苏研却不想接纳他的巨龙!他干脆伸手捏住了苏研的脸颊,让她张开了小嘴。

    当季慕林的性器插进苏研的娇唇时,她的小嘴立刻就被绷到了极致。她痛苦的容纳着季慕林最後的冲刺,不停地摇摆着脑袋,黑发散了壹桌。

    “呜呜呜...”无法言说的痛苦,让苏研的眼角流下了壹颗颗泪水。

    “嗯啊...”随着季慕林最猛烈的壹次挺动,炙热的jing+ye终於射了出来,射了苏研满满壹嘴。

    季慕林满足的将性器拔出来时,苏研剧烈地咳嗽出声,吐出了壹滩又白又红的液体。白的是季慕林的jing+ye,红的是被当做早餐的草莓酱。

    苏研瘫在了餐桌上,喉咙非常的疼,连壹个声音都发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