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她的诱惑(限)繁体 > 章节目录 第22章 看上了,就操了吧(七)
    浴室里,苏研站在花洒下,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她红着脸,用手指轻轻地将甬道里残留的jing+ye扣了出来。

    当清洗完xiao+xue後,苏研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她不知道上辈子是造了什麽孽,这辈子才会遇见季慕林这样的恶魔。他怎麽可以这样对待她?小时候嘴上欺负还不算,现在长大了,就用成人的方式折磨她吗?

    这个夏天,苏研刚好高考完,而且她觉得自己应该能上第壹志愿。本来是最该放松的假期,可随着季慕林的到来,让苏研觉得这样的日子比高三的时候还要难熬。

    这天过後,季慕林似乎就在别墅里紮根了下来,还让王姨给他收拾了壹间书房,平时他就在里面办公,或是开视讯会议。他的秘书每天都会不辞辛苦的跑来郊区,带来文件让他过目、签字。

    而每天夜晚,就是他享用苏研的时间。为了能随时随地的发泄yuwang,他干脆住进了苏研的房间里,换着花样的玩弄着苏研。

    晚上十点,苏研的房间里灯光大亮。此时,他和季慕林都光裸着身体,季慕林站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他脚下的苏研。

    “舔舔我的dajiba,舔爽了,今晚就不i。”说着,就按着苏研的头,朝着他性器的方向使劲。

    苏研的头被季慕林的大掌牢牢的抓着,看着那根又粗又长的rou+bang,紫红色的肉皮下面还有壹根根凸起的青筋,guitou比她的手腕还要粗。那麽恐怖的壹根东西,她真的下不了嘴。

    见苏研抗拒着,季慕林冷笑壹声,“怎麽,不愿意用上面那张嘴?那好,今晚我就试试你下面的小嘴,看看紧不紧?”

    闻言,苏研立刻就被吓住了。她羞愤的点点头,嘴里挤出三个字,“别...我舔...”

    季慕林松开了抓着苏研的手,示意让她自己来。

    苏研没有办法,她反抗不了季慕林这个禽兽,只好屈服了。她在心里不断的安慰自己,舔壹下这根丑陋的棒子,总比被进入身体要来的好。

    苏研做好了心理建设,然後将头伸向季慕林的下身。当她快要挨到季慕林的大rou+bang时,它竟然上下弹动了几下。苏研被惊得擡起了头,她懵懂的望着季慕林,傻傻开口道,“它...它怎麽了?”

    季慕林不太自然的咳了壹声,“那是我的小兄弟兴奋了,在跟你打招呼呢!好了,别磨叽了,快给我舔壹舔!”

    苏研只好再次将嘴凑过去,当guitou靠近她的鼻尖时,壹股檀腥味扑面而来。苏研强忍着作呕的感觉,张开樱口,勉强的将季慕林的半个guitouhangzhu了。

    又湿又热的小口,让季慕林兴奋不已,他催促道,“你快点,将我的ji=ba全部吸进去!”

    苏研只好将嘴张得更大,慢慢的包住季慕林硕大的guitou。可之後,苏研鼓

    着脸颊,再也无法前进了。季慕林的性器实在是太大太粗了,她能hangzhu他的guitou,这已经是极限了。

    苏研含着guitou,嘴里呜呜呜的发出声音,涨红的小脸仰望着季慕林。眼里充满了祈求,此时她眼圈微红,里面浸满了莹莹泪光。

    可这在季慕林眼里,简直就是壹副欠操的骚样!他沙哑着声音说道,“既然你自己不行,就让我来帮你好了。”说完,他两手抓住了苏研的头,然後对着自己的大rou+bang就按了下去。

    季慕林的guitou直接就抵住了苏研的喉咙!呜呜呜...苏研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她拼命的推着季慕林的大腿,可季慕林就是抓着她不放!

    就在苏研觉得她可能会窒息死亡的时候,季慕林终於松了点劲,让苏研呼吸到了氧气。

    等苏研缓过气来的时候,季慕林看准时机,撑着苏研的头,就在她的嘴里开始choucha起来。他还不停地说着荤话,“啊...你的小嘴好骚...吸得我好紧...都快把我的魂给吸出来了...你这个小saohuo...刚才还壹副不愿意的样子...可现在这麽能吸...哦...用舌头舔壹舔我...对...就这样...”

    苏研的整个口腔里都被季慕林给堵满了,连小舌头都被他的大rou+bang给插来插去,躲都躲不开。苏研觉得自己的脸颊被撑到了极限,脸上的肉完全都僵住了,香津不由自主的从嘴角流下,化成壹根银丝顺着脖子的曲线弯延而下。

    可季慕林还在不停地choucha着,每次抽出再插入时,都会狠狠的顶到苏研的喉咙。温热的口腔给季慕林带来了无上的快感,比插xue的感觉都不差。

    “你的小嘴怎麽这麽会吸...嗯?哥哥马上就给你吃又浓又稠的jing+ye...好不好?”

    苏研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她痛苦的煎熬着,只希望季慕林能快点释放出来,她真的受不了了!

    “啊...啊...嗯!!!”这时,季慕林突然抓紧了苏研的头,然後发狠地choucha起来!最後终於挺直了腰身,将jing+ye射了出来!

    苏研感觉到季慕林的rou+bang在嘴里不可思议的又涨大了壹圈,接着满嘴就充满了浓稠的jing+ye。过了壹会儿,她才反应过来,这是季慕林释放了,然後她就想要将jing+ye吐出来。

    季慕林马上看出了她的想法,伸手就擡起了她的下巴,让她将他的jing+ye完全的吞了下去!

    苏研被jing+ye堵住了气管,她开始不自控的咳嗽了起来,“咳...咳...咳...”吐出的却尽是唾液,季慕林的jing+ye已经被她完全的吞了下去。

    苏研瘫在床上,咳得昏天暗地,满嘴都是腥味。她边咳边哭,不知道这样折磨人的日子何时才是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