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她的诱惑(限)繁体 > 章节目录 第14章 办公室强制爱(中)
    苏研坐在沙发上,低着头,默默地等待季慕林的判决。似乎她生来就是这样卑微的,亲生父亲嫌弃她是女儿,对她非打即骂,她只能不停地干活儿,希望亲生父亲觉得她有用,给她壹口饭吃。

    之後跟着妈妈改嫁,苏家嫌她是拖油瓶,为了利益把她送给季家当季慕林的童养媳,她又换了个地方继续过寄人篱下的生活。到最後是季慕林看上了她的身体,就因为她孤苦无依,季慕林甚至都没有问过她,仅仅是对她产生了yuwang,便对她任意妄为。

    那时候真的是没有壹个人为她做主,妈妈是不能,苏家是不愿,季家是当这件事根本不存在。难道就因为贫穷,所以连做人的基本尊严都没有了吗?

    壹切的磨难让苏研懂了壹个道理,人跟人是不壹样的,人生来这个世界就是不公平的。像她的弟弟苏铭,别说像她受这麽大的苦,就是不小心摔了壹跤,苏家所有人都会心疼得不得了。而她被人qiang+bao了,都没有人替她做主,因为权势,最後还做了qiangjian犯的情妇。

    那时候苏研就明白了,她没有人可以依靠,她只有靠自己。给季慕林当情妇,就当是报答妈妈的恩情,而之後的人生,她想要活出新的滋味。

    所以,出国去到壹个新的环境这样的机会,她是绝不会放弃的!

    总秘看着苏研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她算是季总的心腹吧,所以是知道他与苏研之间的纠葛的,也知道壹点苏研的身世,是个可怜的女孩子。虽然理智上觉得苏研跟季总不配,但女人的直觉却告诉她,季总喜欢这个女孩。

    记得有壹次,季总将会议上要用的文件放在了家里,让她去取。但没给她钥匙,说是家里有人,让她直接去就行。

    她很是好奇,因为他知道季总的习惯,他虽然有很多女人,可从来不会将女人带到家里,也从不沾染公司的女人。

    玩归玩,但绝不会公私不分,这是他跟那些纨絝公子哥完全不壹样的地方,也决定了他将带着季氏国际走得更远。这也是她坚决跟着季总打拼的原因,不管猎头公司出再高的价,她都不走。因为她知道她总有壹天会有丰厚的报酬。

    记得那天,她怀着好奇按了按季总家的门铃。过了壹会儿,里面传出了壹个女孩的声音,“等我壹下。”

    不知怎麽的,只有短短几个字。总秘却觉得这个女孩的声音好温柔啊,像最柔软的丝绸轻轻地划过耳际...

    门被打开後,总秘看了面前这女孩壹眼,壹身简单的恤衫牛仔裤,跟季总以前交往的女友都不壹样呢!而且女孩的神情间,淡淡的散发着温柔的味道。短暂的交流之後,她竟觉得这女孩跟强势的季总莫名的合适。

    男人坚硬似铁,女人温柔如水。

    叮叮叮...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壹响,打断了总秘的回忆。她赶紧接起了电话,恭敬的应了壹声,然後起身走进了季慕林的办公室。

    “季总,请问您有什麽要吩咐的吗?”

    季慕林已经盯着电脑屏幕壹个上午了,办公桌上放了几份文件,他壹样都没有看。

    “你去准备两份午餐,壹份清淡壹点的,记得不要加海鲜。另外壹份,就按我平时的口味来就行了。”说完,季慕林就沈着脸朝总秘摆了摆手,示意她出去。

    总秘微微躬了壹下身,转身往外走的时候心里不禁想:这季总,既然不见那位苏小姐可是又不想让人家走。还怕人饿着,这会儿还要给人准备午餐,真是闷骚男啊。

    总秘回到办公桌拿起电话,订了两份午餐,特意叮嘱了不要加海鲜之类的食材。

    午餐很快就送来了,总秘亲自端到了苏研的面前,亲切地说道:“苏小姐,季总现在还在忙,您可能还会再等壹会儿,先吃点东西吧。”想了想,又补充了壹句,“您放心,这里面没有海鲜。”

    闻言,苏研就楞了壹下,她对海鲜过敏,可这件事这位秘书是怎麽知道的?...难道是季慕林告诉她的?如果是的话,那季慕林还真是打她壹棒,接着就给颗甜枣吃。当她是宠物吗?没事就逗弄壹下!有提醒秘书她海鲜过敏的心思,还不如见她壹面,解决出国这个事。

    苏研摇了摇头,“我不饿,谢谢你了。”她现在是真吃不下东西。

    总秘笑了笑,并没有劝苏研,只是将午餐放在了桌上,“那等您饿了再吃吧。”

    苏研看着总秘,感激地笑笑,“谢谢。”苏研从小到大受到的白眼颇多,总秘是难得对她亲切的人。她被季慕林拒之门外,甚至赖着不走,她也没有看她笑话。

    壹个小时过去了,精美餐盒里的饭菜早就凉了。总裁办公室里,季慕林盯着电脑屏幕里壹动不动的苏研,气得胸膛不停起伏。好啊!这不知好歹的女人,竟然跟她闹起绝食了!他按了下电话的内线,声音几乎是在咆哮,“你让她给我滚进来!”

    总秘的小心脏吓得壹抖,赶紧通知了苏研。

    坐得太久了,早餐和午餐都没吃,苏研起身的时候不禁晃了晃。她稳了壹下,然後提着气,敲了敲季慕林办公室的门,才走了进去。

    苏研壹进去,季慕林劈头盖脸的就是壹顿骂,“你想饿死吗!连饭都不吃!是在跟我怄气吧!我告诉你,我壹点都不心疼!”

    等季慕林骂完了,出了气。苏研才开口道:“季慕林,你要怎麽才肯放了我?”

    没想到苏研张口就是想走,季慕林腾的壹声从boss椅里站了起来,怒气匆匆地走到苏研面前,伸手就想打苏研。

    苏研被吓得闭上了眼睛,可人却毫不躲闪。看着苏研紧闭着双眼,睫毛不停地颤抖。季慕林忍

    了又忍,最後将手握成了拳头,然後放了下来。

    他给自己顺了壹口气,尽量平和地开口道:“为什麽想走?”

    苏研睁开了眼,对着季慕林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我想要开始新的生活,这里有我很多不快乐的记忆,我不想再这麽痛苦的活着了。”

    不快乐?痛苦?是!他承认刚开始的时候对苏研不好,可这段时间以来他自认为他都已经改了。而且他敢说,绝大数的男人都没有他这个男朋友做的好。可她竟然还说她不快乐,甚至是痛苦的!

    季慕林不甘心地又问苏研,“我现在对你不好吗?你就这麽想出国?那我呢?你舍得我?”

    苏研怎麽可能舍不得季慕林,她巴不得季慕林能离她远点,当即就回道,“你以後会找到壹个和你相配的女孩,我们不合适。”苏研顿了顿,接着又说道,“因为苏家的事,我答应陪你两年,现在我已经做到了。希望你能遵守约定,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去美国念书的事,是我努力了好久才得到的机会,请你别将它夺走。”

    接着,苏研就对着季慕林弯下了身子,继续恳求道:“季慕林,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弯着腰,如此诚恳的求他放过。季慕林心里的怒气直冲脑门,壹个不详的预感划过心际,难道苏研对他壹点感觉都没有?

    季慕林伸手捏住了苏研的下巴,将她的头擡起来,几乎是凶狠地问道:“你爱不爱我?即使只有壹点也算。”

    苏研有那麽壹刻甚至觉得季慕林是不是疯了,不然怎麽会说这样的疯言疯语。他那麽恶劣的对待她,强迫她的身体,打压她的精神,她怎麽可能会喜欢他!

    他到底是有多大的自信,才会认为在这麽对待她之後,她还会喜欢上他啊!她又不是bei+nüè狂!

    苏研直视着季慕林锐利的眼睛,壹字壹顿地开口道:“壹、点、也、不、爱!”

    季慕林颓然的放开了钳制住苏研的手,办公室里壹下子危险的沈默了下来...

    壹时之间,千头万绪涌上季慕林的心头。他不能就这麽放了苏研,她是他的!壹步也别想离开他!想到某些阴暗的手段,季慕林的脸色冰冷的像个魔鬼。

    这麽僵持着也不是办法,就在苏研想要开口时,季慕林爆发了,他抓起苏研的手腕,对着苏研,也似乎是对着自己说道:“想我放了你!绝不可能!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也不管苏研的惊呼声,季慕林壹手拉着苏研,壹手将办公桌上的物品扫到了地上,然後把苏研摁在了办公桌上。

    随即,季慕林强壮的身体就覆在了苏研身上,他hangzhu了苏研的耳垂,嘴里含糊道:“我不要你离开我...”

    苏研拼命地挣紮,可两只细白的双手被季慕林压在身下,根本动弹不得,“你放开我!”

    耳边的声音太吵,季慕林干脆吻住了苏研的娇唇。大舌钻进了苏研的檀口里,缠住了她滑嫩的小舌,不停地舔弄着它...

    好软、好甜...季慕林的性器几乎立刻就硬了。火热的大掌开始不受控制地伸进苏研的恤里,将她的内衣拉了下来,然後覆上了她那壹对异常饱满的大嫩奶,那如果冻壹样滑嫩的触感,让人流连不已。

    苏研不停地挣紮,她不想再让季慕林碰触她的身体,可她哪是季慕林的对手!季慕林摸够了大naizi,很快就将苏研的恤脱了下来,绑住了她的双手。然後又将她的牛仔裤给脱了下来,只剩下壹条纯白色的neiku。

    几乎quanluo的苏研躺在办公桌上,xiongzhao仍然穿在身上,只露出两只高耸的奶球。随着她挣紮的动作,两颗粉嫩的rujian儿不停地晃动,诱人至极。

    季慕林的眼睛被这番美景给激得通红,他低下头埋在了苏研的胸前,含咬着苏研的rutou,水声渍渍,听的苏研面红耳赤。

    “不要...你放开我...放开我...”

    此时的季慕林急切的想要发泄xingyu,他想要插进苏研的小逼里,尽情的释放,怎麽可能会放过她!

    除了胸口的瘙痒,苏研察觉到季慕林的大掌伸进了她的neiku里,火热的中指摸上了她的yinghe。逗弄了壹会儿可怜的小珠後,又顺着外yin+摸进了里面,指腹按压着xue口,打着圈儿的折磨着苏研。

    苏研心理上在受折磨,可身体上却是愉悦的。两年肌肤相亲的日子里,季慕林对这具身体了如指掌,他可以轻易地挑逗起苏研的qingyu。

    壹股yinshui涌出了xue口,打湿了季慕林的手指。季慕林将打湿的手指放到了苏研的面前,两根手指壹合壹拉,壹根晶莹剔透的清丝就出现在苏研的眼前。苏研的脸立刻红得似三月的桃花,妩媚动人。

    季慕林哑着嗓子,“你看,你对我是有感觉的,这麽快就可以为我湿了。”说完,又将手放到了苏研的下身,然後顺着苏研已经湿了的小口,深深地陷了进去。

    苏研瞬间绷紧了身体。

    季慕林充满yuwang的俊脸上,浮现出了享受到紧致包裹的满足表情,“研研...你感受到了吗?你的小嫩逼把我的手指都吃掉了呢。还在不停地吸着我,好贪吃的壹张小嘴。不怕,老公待会儿还有更粗更长的rou+bang给你吃,包你吃得满意...让你馋得流更多的口水...”

    听着季慕林荤话,苏研心里明明是厌恶的,可她的xiao+xue里却可耻的又流了壹大股yinshui,连xue里的媚肉甚至都在主动的缠着季慕林的手指。发出无声的邀请,似乎在说她想要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