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她的诱惑(限)繁体 > 章节目录 ?第6章 童养媳
    十六岁时的季慕林生了壹场怪病,各路名医都束手无策。眼看着奄奄壹息的季家独苗,季慕林的奶奶走投无路下,便走上那求神问鬼的邪路上去了。

    装模作样的道士围着躺在床上的季慕林转了几圈,嘴里还叽里咕噜的说着人类听不懂的“咒语”,然後双手壹拍便神刀刀地说道:“小少爷命中带煞,要是能顺利长大,倒是壹个谁也克不住的命格。只是如今这道坎,怕是不好过了。”

    闻言,季太太和季奶奶先红了眼圈,季奶奶当即问道:“道长,你可有法化解?再大的代价我们都愿意出。”

    道士甩了甩手中的浮尘,然後又开始叽里咕噜的摇头晃脑了。过了好大壹会儿,道士终於开口说道:“贫道推测出将来小少爷的命定之人,乃是壹位宜夫宜子的女子,她的命格刚好能化解小少爷身上的煞气。只是现在姻缘尚早,怕是得提前将这姻缘线绑住了。”

    听道长说自己的孙子还有救,而且将来孙媳妇也是个有福气的,季奶奶连忙问道:“道长,请您壹定要帮帮我们啊!”

    道长叹了壹口气,“窥探未来,道破天机,这实在是非贫道所愿啊!怕是贫道都会折寿啊!还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道观能建成,真是...唉!”

    说到这儿,季家还有什麽不明白的,季奶奶当即就拍板,承诺给道观捐壹大笔钱,助道长心愿成真,只请道长能给她的孙子指壹条活路!

    有了钱做後盾,道士办起事来利索多了。当即把浮尘扔到了地上,然後咬破了手,就着带血的手指围着季慕林的床开始鬼画符。最後往地上壹坐,然後就开始掐指推算。

    最终得出结论,要提前给季慕林娶媳妇!然後还将季慕林童养媳的生辰八字给了季奶奶。

    眼看着快要不行的孙子,季奶奶及季家人也都是病急乱投医了。马上将这女孩的生辰八字放出了风声,并允诺了天大的好处。

    没等两天,苏老太太就带着苏研来季家了。

    季家仔细谨慎的查证了苏研的出生日期,发现还真的跟道长给出的生辰八字分毫不差。这时也顾不上苏研的家世背景,甚至是苏家继女的尴尬身份。为了季慕林,季家当即就跟苏老太太订了这门娃娃亲。

    苏老太太哪管苏研的死活,她只顾着季家承诺的天大的好处来了。苏家在沣城只属三流家世,对於季家这样的顶级豪门,他们平时是根本没有门路接触的,这时候有这样壹个好机会,苏老太太怎麽会放过。她也立刻就同意了这门娃娃亲。

    苏研就这样被留在了季家。

    这时的苏研刚好十岁。

    没有人会在意这样壹个没有深厚家世、甚至可以说处境尴尬的女孩,季奶奶和季慕林的妈妈看了看苏研,就让管家带着苏研去梳洗了。

    其实,苏研被带到季家之前,苏老太太就吩咐家里的佣人给苏研洗了个澡,还破天荒的给苏研买了壹身新衣服。然後就哄骗苏研,说带她出来玩,结果就趁着儿子跟何郁芝出国旅游,把她带到了季家。

    苏老太太离开季家时,还对苏研说让她在这儿陪壹个哥哥玩,过几天再来接她。本来苏研心里是不愿意的,可是壹向对她凶巴巴的苏老太太此时和颜悦色的对她说话,她就说不出来壹个“不”字了。

    常年以来贫困交迫的生活,让小小的苏研学会了忍耐,尽管别的十岁的小孩还是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纪。

    在壹个比苏研卧室还大的浴室里,她双手捏着衣角,低着头说道:“我...在家里洗过澡了。”

    似乎是没有听见她说的话壹样,女佣还是继续放着浴缸里的水。

    苏研只好擡起头,看着女佣说道:“阿姨...我在家洗过澡了。”

    也许是阿姨两个字触动了女佣,她扯了扯嘴角,笑道:“阿姨再给你洗壹个吧,把你洗的香香的,好不好?”

    苏研早已被她的亲生父亲磨去了所有的任性,多了壹份小孩子不该有的懂事。即使心里不想再洗了,可小脑袋还是点了点。

    女佣给苏研洗澡的时候,发现她特别的瘦,头发也是黄黄的,壹看就是壹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心里便猜测道:这小女孩在苏家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啊。

    很快女佣就给苏研洗好了澡,给她换上了壹条红彤彤的裙子,然後就抱着她去了季慕林的卧室。

    “老夫人、夫人,我已经将这孩子洗干净了。”

    季奶奶瞧了瞧苏研,倒是没有露出什麽嫌弃的表情,而且和蔼地对她说道:“研研,你待会儿乖乖的坐在这个哥哥旁边,不要哭不要闹,然後奶奶就给你好吃的,行吗?”

    面对这麽多陌生人,苏研心里打着小鼓,她虽然紧张,虽然想要妈妈,可惯性使然,她从来都只有为了让其他人满意,而委屈自己。

    “我乖乖的,不哭。”

    见苏研这麽听话,季奶奶松了壹口气。而季慕林的妈妈也轻轻地摸了摸苏研的脑袋,“你很懂事,阿姨谢谢你了。”

    接着,苏研就被放在了床上,坐在了昏睡中的季慕林旁边。道士嘴里咿咿呀呀个不停,然後围着他们不停地转圈。

    苏研觉得这样的场面好像老家那老旧的电视机里放的鬼片,心里害怕极了。可又不敢哭出来,她只有死死的捏着裙角,小身子不停地颤抖。

    这会儿屋里的大人哪还顾得上苏研,只要她不哭闹就好。他们把所有的注意力都给了季慕林,那个千金万贵的男孩子身上。

    过了好大壹会儿,道士终於说事儿成了。

    季奶奶赶紧问道:“那我孙儿没事了吧?”

    道士擦了擦头上的汗,非常肯定地说道:“老太太,你放心吧。十日之内,令公子必然会好转的。”

    季奶奶和季慕林的妈妈终於放下了心。

    说也奇怪,就苏研做了季慕林的童养媳後。第二天,美国的研究所就传来了关於季慕林的报告,他们在季慕林身上发现了壹种细菌,这种细菌是由壹种热带毒虫特有的。而季慕林长这麽大根本还没去过热带地区,至於他是怎麽被这种毒虫咬到的,这就堪称是未解之谜了。

    很久很久以後,当成人版的季慕林将苏研抱在怀中,在她耳边聊起少年时期的这个事时,最後总会感叹的说道,“这真是咱俩的缘分啊,就这样稀奇古怪的事都能发生,还能把咱俩给绕在壹起。说起来,那老道还是咱俩的媒人,要不改天我们去那道观里转转...”

    季慕林觉得是天赐良缘,可苏研却觉得她跟季慕林是孽缘,那个老道士把她给害惨了。